第2291章 番外篇 楚国(七)

    驭人是有技巧的,简单来说就八个字,打一棒子给个甜枣,不是给个甜枣再打一棒子,顺序很重要。

    周胤杀了两人放了两人,借此告诉奴隶勤快有赏懒惰则罚,至于勤快于否,没有明确标准,看周公子心情。

    集中营的事情很快走上正轨,白天干活,干完洗澡吃饭,饭后还要上一个小时的课。

    洗澡不是照顾奴隶的身体,而是防止瘟疫,土著奴隶自带病菌,不洗勤快点鬼知道会出什么事。

    上课也不是为教奴隶识字,而是为了洗脑,让他们更加顺服。

    没用几天周胤就总结出一套奖惩方案,表现好的晚上加餐不说,每隔七天就选出一组人举办晚宴,酒水营地提供,被选中的奴隶可以自由玩耍,敞开吃喝,没被选中的就老实看着,而且每组人数不等,有时十个有时十五个,不让他们摸着规律。

    人都是有攀比心的,大家一起受苦受穷的时候没什么,谁若发达了其他人心里可就不好受了。

    关键是发达就发达吧,还整天在我们面前炫耀,这谁受得了。

    看着优秀组员举办宴会,喝的畅汗淋漓,没被选中的心里难受,第二天干活的时候分外卖力,希望下次被选进去。

    人多资源少的时候,自然就内卷了。

    有赏就有罚,对那些干活不利又不    听话的,周胤也不客气,拿着鞭子一顿猛抽,抽完之后再扔进撒了盐的水中洗个澡,盐有消炎的作用,可以有效防止伤口感染,但那滋味……每晚睡前,营地中都能听见鬼哭狼嚎的惨叫声。

    几次折腾下来奴隶们学乖了,周胤也开始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每天最兴奋的事就是折腾“曹家父子”,动不动就喊道:“曹操,把那个干一下,曹昂,把那个拿一下,曹操……”“父子俩”已经升为小队长,平时不用干活,只用监督和行刑就好,营地每晚的鞭刑就是他俩施展的。

    “父子俩”也知道这份优待是谁给的,每天跑前跑后,将周胤伺候的格外舒服。

    如此一个月后张绍归来,将训练好的奴隶带走,又给他扔了一批约七千人。

    新人入营就意味着一切重新开始,周胤原本以为很简单,毕竟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训练开始却发现压根不是那么回事,自己说的方言新来的黑奴竟然听不懂,听不懂……特么的,原来沛州这疙瘩也是存在方言的,一个地方跟另一个地方的方言不是一回事。

    这可愁坏了周二公子,祖地方言众多,但文字统一啊,听不懂可以写信交流,就算遇上不识字的也能轻松找到翻译,沛州却不同,这里的土著压根没有文字,彼此也很闭塞几乎没有交流,更不存在翻译这种职业,太难了。

    周胤没办法,只好折腾被他专门留下的“曹家父子”,逼他俩教奴隶方言并学奴隶的方言,结果黑奴脑容量不行,一个月下来“曹家父子”屁都没学会,周胤自己倒将方言学了个七七八八,已经能跟这群家伙简单交流了。

    可惜好景不长,刚刚学会张绍又来了,带走老人扔下新人,周胤试探了一下,又是一种从未听过的方言当即崩溃,抓住张绍的手问道:“大都督,你这都是哪里抓的,怎么全是……”张绍咧嘴笑道:“开着战船四处乱抓呗,费老劲了,兄弟你多担待啊,我先走了。”

    说完一刻也不停留,带上奴隶就走。

    周胤仰天哀嚎道:“王上,我要换工作,这样下去我得学多少种方言。”

    竹子三年不长一夜千尺,前三年努力扎根奠定基础,第四年开始以每天三十厘米的速度开始疯长。

    楚国就是这样,建国那会要啥没啥,粮食全靠季汉朝廷接济,经过多年努力终于解决了温饱问题开始快速发展。

    周胤忙着学方言的时候其他地方也没闲着,各种工程陆续展开,其中最忙的就是通汉港。

    通汉港是楚国目前唯一的港口,还是季汉朝廷负责修建的,朝廷援助楚国的物资全由这里装卸。

    随着楚国发展壮大,通汉港已经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运输需求,不得不进行扩建,这次刘禅也下了大力气,派张昭次子,工部尚书张休亲自负责。

    如今的通汉港聚集了两万多人,大都是各地送来的黑奴,还有部分罗马奴,罗马奴的待遇比黑奴高不少,不用干重活,盯着黑奴就好。

    张休带着安全帽在工地视察,大热天的身上衣服早被汗水打湿,却恍若未觉的说道:“港口的地基一定要打好,地基三丈三一寸也不能少,三七灰土的比例必须严格按照标准,搅拌站什么时候建好?”

    工部侍郎,吕蒙幼子,工部侍郎吕睦答道:“放心吧,沙子石头都已到位,地基打好随时可以开工,发电站地基已经打好,下官亲自盯着,不会出事。”

    张休点头道:“朝廷援助的技术人员什么时候到,电力可是技术活,咱们搞不定的。”

    “最迟明天。”

    吕睦笑道:“向朝廷预定的起重机近期也会到达,不出意外,五年之后这座港口便可建成。”

    张休叹道:“百年大计容不得半点马虎,咱们制定个计划,普通活让奴隶去干,重要的地方一定要自己动手,懂吗?”

    吕睦点头道:“放心吧,咱们的施工队随时待命。”

    工地一片忙碌,港口那边也没闲着,无数战船来回进出,每次进港都会扔下一批奴隶,然后带上补给继续出击,开始抓奴隶的大业。

    其他地方也没闲着,大都督府的武装直升机整天在楚北沙漠上空盘旋,观察地形采集土壤,并勘探沙漠深处的其他资源。

    这份工作并不简单,沙漠里面危机四伏,既要防止沙漠中的野兽袭击,还要防止随时可能出现的沙尘暴,一点都不轻松。

    半年之后,一份引沼泽之水入楚国郢河的计划书出现在楚王刘禅的桌案上。

    刘禅看后又召来工部技术人员仔细询问,询问之后又让他们去检查一番,再三确认后才批准上马。

    引水和治沙是未来数年乃至数十年里楚国最大的工程,是可以改变国运的项目,由不得刘禅不慎重。

    越慎重越能体现刘禅的决心,祖地的发展已经证实了工程的重要性,工程越大,建成后过得的好处就越多。

    刘禅想要的楚国可不是眼前这一隅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