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步骑对阵一边倒

    两天之后,北府军,飞豹营外,小树林。

    林外的一处荒丘之上,七八个军士席地而坐,一个个神色严肃,除了刘裕的脸色平静外,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满脸泥垢,狼狈不堪的何无忌。

    还是檀凭之叹了口打,打破了沉默:“想不到这北方骑兵竟然如此厉害,连何将军的部队,都只撑了不到两个时辰,就全军覆没了,消灭的敌军居然不到三百。怪不得当年桓公北伐,也会败在慕容家的铁骑之下,现在我是信了。”

    何无忌垂头丧气,如同一只斗破了的公鸡,嘴里喃喃地说道:“我不服,我不服,他们使诈,今天天气太好,可以让他们四处扬尘,如果下雨或者是在密林里做战,我就不信他们的骑兵还能这样四处奔驰,烟尘漫天!”

    刘裕平静地说道:“无忌,别这样说,一千五百人打人家一千人,怎么都是有优势,再说战场上还会让你选择时间和地点吗?要选也是人家骑兵选,他们跑得快,如果地形与天向不利,完全可以撤走不打。咱们步兵是追不上的。”

    魏咏之的三片兔子动了动:“难道,我们真的就没办法打赢他们了吗?何将军也算是把常规的战法全用上了,车兵迅速地装上了木板作为箭塔,步兵也迅速地列阵,还放上了鹿角和拒马,按说骑兵是冲不开的啊。”

    刘裕摇了摇头:“这些只是纸面上,人家会象今天那些鲜卑骑兵一样,先是用副马,从马冲击,诱我们放箭,等我们的箭矢消耗大半之后,再出动主力冲击,先用套马索把我们阵前的障碍物给拉开,然后再骑兵突阵,我们步兵的血肉之躯,一旦没有了大车的掩护,是无法挡住这样的强力突击的!”

    何无忌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道:“不对,这就是我这回不服之处。凭什么对方五百骑兵强冲我八百步兵的正面,按演习的规则,冲到十步之内就算我们输了?这个规则不公平。我们步兵的密集方阵,矛槊如林,怎么就挡不住骑兵冲击了?就算交换,也应该是一比一才对,凭什么判定他们损失五十人,就让我们八百人全灭了?”

    一边的众人都连连点头:“是啊,我们的步槊不比他们短,阵形也没有乱,凭什么这样骑兵突击算我们输,是不太公平啊。按说近身肉搏,步兵是有优势的。”

    刘裕叹了口气,站起身,指向了一边树林里那棵前几天,被慕容南生生冲断的大树,说道:“大家看到了没有,这棵断裂的松树?”

    所有人都顺眼看过去,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在意,直到看到了树断的那个如同炸裂般的截面,才脸色一变,向靖讶道:“怎么回事,这棵大树不象是给锯断的呀,难道,是给雷劈的?”

    孙处勾了勾嘴角:“不对不对,如果是给雷打的,那断面应该是焦黑才是,不会是这样,感觉,感觉这象是直接给巨大的力量打断的,是何有人如此神力,能一刀或者一斧劈开如此大树?寄奴哥,是你吗?”

    刘裕笑着摆了摆手:“如果是用刀斧劈的,断面应该是非常光滑才是,可这个象吗?”

    谢停风的双眼一亮,失声道:“这,这感觉象是给矛槊突刺的啊!”

    檀凭之眼皮一翻:“怎么可能啊,用矛最多刺穿此树,又怎么可能一下刺断?这起码得两千斤的力量,就是寄奴哥,也没这力气吧。”

    刘裕叹了口气,正色道:“不用猜了,这就是这次影子部队的那个首领,叫慕容南的那个人,骑马突刺,一下击倒的。现在你们知道这骑兵突击的威力了吧。”

    所有人都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半晌,魏咏之才不信地摇着头:“我不信,我不信,那个慕容南,个子瘦瘦小小的,哪有这么大力量?如果说是骑马的冲刺力,那他自己早就给顶飞了吧。”

    刘裕摇了摇头,站起身,抄起一杆步槊,走向了一边的一棵小了一圈的松树,力贯双臂,气沉丹田,大喝一声:“击!”大步如飞,冲了起来,直到小松树面前,然后猛地一槊刺出。

    只听“叭”地一声,这棵一人合围的小树,生生给刺穿了开去,而刘裕的手腕一抖,如同那天的慕容南一样,猛一旋转,一道裂缝开始从穿刺的地方,横向地沿树的圆周裂开,最后扩散到整个树的横截面,慢慢地,这棵小树“轰”地一声,缓缓倒下。

    刘裕转过身,对着沉默不语的众人,说道:“看到了没有,这就是力的加成作用,我们原地击刺,跟冲起来击刺的威力是大不一样的,我们的双臂都有四百斤以上的力量,但如果全速冲起来,那就可以有六七百斤,足以刺穿此树,只要手腕再加点动作,就能让树受到旋转的加成伤害。”

    他顿了顿,说道:“而战马的冲击速度,又比我们人跑起来要快了不少,其重量转化的冲力,比我们一个人又要大了许多,所以演习中,那些骑兵若是真的跟步阵相冲撞,他们最多给冲死一个骑兵,而我们的十列以上的步兵,就得全倒,这是用血肉之躯跟上千斤的冲击力相抗,非人力所能抵抗。”

    何无忌面如死灰,头上的汗水涔涔,刘裕看向了何无忌,正色道:“无忌啊,演习的判定没有问题,敌军五百骑兵,以五十人为一队,轮番冲击,五十人差不多一字排开,正好是对上你们的整个正面。”

    “你们第一波就给这些骑兵完全冲垮,一个冲击就伤亡过半,剩的人要么倒地,要么不成阵列,根本无法跟后续的敌军作战,要我说,对方的五十人伤亡,还是往多里算。”

    “因为他们慕容家的铁甲骑兵,可是甲骑俱装,冲阵的第一下就会弃槊,很难给直接顶飞出去,象那天慕容击,击倒大树之后,还能稳稳地在马上,如果是演习中,就是给判定阵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