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 荆楚兵锋指洛阳

    只见皇甫敷满脸兴奋,一头汗水,手持一卷塘报而来,走上台阶,直接说道:“大帅,寿春急报,谢镇军遣鹰扬将军刘牢之,率老虎部队五千人大破秦军五万,阵斩梁成,王咏以下十余员大将,俘虏扬州刺史王显等人,现在北府军已经趁胜前出八公山,与敌隔淝水相对,即将决战!”

    桓冲的脸色一变,饶是镇定沉稳如他这样的大将,仍然惊得站起了身,讶道:“消息属实否?”

    皇甫敷点了点头:“千真万确,无论是谢玄那里的塘报,还是我们留在那里观察的探子,都发回了同样的消息,而且,北边那里我们的朋友也发回了同样的消息,几乎是三条消息并至,绝不会有假。”

    桓玄微微一笑,看向了桓冲:“叔帅,小侄没有骗您吧,这北府军的战斗力,真的不能小看呢,洛涧一战,他们旗开得胜,现在战场的主动权已经完全倒向了北府军一边,只怕苻坚的大败,也就近在眼前了。”

    桓冲咬了咬牙,沉声道:“擂鼓聚将,让冯迁,郭铨,桓石虔,桓石民等众将全部前来商议军机,谢家小儿们在东线大胜,我们这里也不能再等下去了,若是继续拖延,只怕半点功劳也抢不到啦。皇甫,去把沙盘提前准备好,研究一下,攻取洛阳,最短的时间和路线。”

    皇甫敷讶道:“洛阳?大帅,是不是太急了点?”

    桓冲咬了咬牙:“要是谢家在东边击败了苻坚的主力,那中原必将空虚,这是千载难逢的夺取洛阳的好机会,一旦错过,不知道下次要等多少年了。当年大哥二次北伐时攻取过洛阳,这才能立下不世之功勋,这回机会又来了,我们怎么能错过呢?放心吧,当面的苻宏和苻晖都是无能之辈,不在话下,唯一能打的慕容垂,也绝不会跟我们全力相拼,只等东线苻坚的败报一到,我们就全线出击,先取襄阳,再攻宛洛,一定要我们桓家的大旗,插遍中原大地!”

    桓玄和皇甫敷相视一眼,同时起身行起军礼:“诺!”

    桓冲看向了桓玄:“灵宝,这后勤辎重,以及和建康城中的世家间们联络之事,就全权交给你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凡事三思而后行,谢家如果大胜,权势声望冲天,这时候为了一个女人与他们结怨不值得,重点还是放在结交王家,尤其是跟会稽王与王国宝他们拉上关系这里,这点主次轻重,不要弄错。”

    桓玄微微一笑,一揖及腰:“小侄自当遵从叔父大人的教诲,小心行事,您就放心吧。”

    桓冲满意地点了点头,起身就向外走去,桓玄渐渐地直起了腰,眼中冷芒一闪,一丝难言的狡诈之色,一闪而没。

    寿春,秦军帅府。

    前两天还一片轻松乐观的帅府之中,这会儿却变得死气沉沉,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那一张张秦军大将的脸,如同结了严霜一样,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堂中放着的一个木盒上,梁成的首级,就摆在这个木盒里,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苻坚的神色严峻,看着这个木盒,若有所思,苻融咬了咬牙,一挥手,几个侍卫连忙把这个木盒拿了下去,苻坚轻轻地叹了口气:“梁将军为国捐躯,三个弟弟一并战死,传诏,追赠其为冠军大将军,陈郡候,赐钱三百万,其长子袭爵。”

    苻融点了点头:“天王,臣代梁将军全家感谢您的仁义,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去抚恤战死尽忠的将士,而是如何解决眼前的危机。谁也没有想到,一夜之间,梁成的五万兵马全军覆没,二十多员高级将校战死,只有那丁零翟斌带着几百名族人逃了回来,现在全军上下都知道我军前军尽没的败绩,而晋军又趁胜前出,直逼淝水,与我军隔河对阵,这回,他们是真的要来决战了。”

    苻坚心情烦躁,咬了咬牙:“晋军昨夜损失多少?他们可是主动进攻,梁成将军也是奋战至死,我想,就算没成建制地消灭晋军,但起码也能崩掉他北府军的几颗利齿吧。”

    苻融长叹一声:“天王,据那翟斌和放回来的一些俘虏所言,晋军损失轻微,亡者不足千人,伤兵也与此相当。我军被敌强渡洛涧之后,在黑夜之中几乎没有形成有效的抵抗,军自为战,人自为战,甚至是给敌军掩杀,败兵冲散了后队,就连梁成将军,也是在乱军中被敌军猛将斩杀,都没走上几个回合。”

    苻坚睁大了眼睛:“什么,才伤亡两千多人?就消灭我五万大军?不可能!这不可能!”

    一边的大将,武平候毛当叹了口气:“天王,虽然很难接受,但这是事实,兵败如山倒,如果前军崩溃,那军令是无法节制的,再说又是黑夜,更难通过旗帜来号令诸军,只能说北府军的战斗力超过我们的想象,用精兵锐卒一举突破沿河防线,方有此胜,若不是他们是敌人,这个战例真的值得细细研究呢。”

    另一员大将石越也说道:“天王,我们都低估了北府军的攻击能力,现在我军兵力虽有优势,也有城池和淝水的优势,但是气势已衰,军心浮动,全军上下人心惶惶,而晋军趁势而来,锐气十足,这个时候,不宜与之决战,最好是扎营相持,再徐图良策。”

    苻坚双眼圆睁,厉声道:“将军们,功臣们!你们这是怎么了?你们东征西讨,灭国擒王的那些个豪气,胆气,就被北府军吓得飞到九霄云外了吗?他们一次成功的夜袭,就让你们害怕了,不敢与之对战了吗?你们太让孤失望了!就算梁成战败,我军仍然数倍于敌,仍然是我大秦的精锐云集,前一阵晋军屡败,丧师失地的时候,北府军能迎难而上,一举扭转战局,难道我们的大秦铁军,还不如谢玄的北府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