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身死族灭帝梦空

    苻坚咬了咬牙:“好狠的女人,你要取我性命可以,但为什么要伤及这么多无辜的人?”

    清河公主冷笑道:“苻坚,在我面前,你就别再假仁假义了,你登位这些年来,发动了多少战争,灭了多少国家?灭燕破代平凉伐晋,不都是你做的吗?灭国之战,杀人盈野,攻城之战,杀人盈城,你发动的战争造成的无辜百姓的死亡,何止千倍百倍玩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什么不伤及无辜?”

    苻坚沉声道:“不一样,我是君主,现在是乱世,只要乱世持续,战争就永远不会信息,天下百姓的苦难,永远不会有休止,一时的牺牲,可以让天下百姓从此不再有战乱,可以得到永远的太平,这是值得的。我虽然失败了,但我相信,将来有一天,总会有一个真正的英雄,来结束这个乱世!”

    苻坚的话说得掷地有声,配合着他大义凛然的表情,紧握的双拳,坚毅的眼神,即使是刘裕看了,也是肃然起敬。

    清河公主冷冷地说道:“那些是你们男人的事,我对这些不感兴趣,我只知道,我要向你报复,向所有利用我,伤害我的人报复,对你苻坚是这样,对慕容纬也是一样。我之所以没有引刘裕和慕容兰也进那条死路,就是因为他们起码没有利用过我。我的好姑姑,如果你跟你的那个大哥一样,只想着如何利用和操纵别人来实现你的目的的话,这会儿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慕容兰摇了摇头,淡然道:“不,即使你让我走,我也不会离开的,我哪儿也不去,因为,我要在这里,等刘裕来。”

    刘裕的心中一暖,看着慕容兰:“你真的确定我会来?万一我来不了呢?”

    慕容兰微微一笑:“你答应我的事情,从没有食言过,即使是搭上性命,刘裕,这是我最欣赏你的一点,所以不管等多久,我都会在这里。”

    苻坚哈哈一笑:“刘裕,我如果是你,现在就会娶了她。”

    刘裕摇了摇头:“你确实会做这种事,但我不会,如果我只是一个见色忘义之徒,我和慕容也不会这样了,苻坚,这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之情,不是男女之爱。你的理解,还是错了。”

    苻坚睁大了眼睛:“你们都这样了还只是兄弟,不是恋人?”

    清河公主点了点头:“不错,他们确实只是兄弟,不是恋人,刘裕的家乡有个未婚妻,所以他跟我姑姑,不是男女之爱,这点我两次用幻术都试过了,虽然我以前跟你一样不信此事,但是,刘裕始终不为我所扮的慕容兰所动,他的心里,早有他人了。”

    苻坚勾了勾嘴角:“原来如此。也许因为我是君王,可以有三千后宫,所以反而不知道这世上的爱情是何物了。不过刘裕,大丈夫可以三妻四妾,你没必要被一纸婚约束缚的。”

    刘裕不想再谈这个问题,他摇了摇头:“天王,你还是不要操心我的事了吧,现在刚刚平息了一起叛乱,慕容纬死了,跟西燕的协议破裂,只怕接下来,就会面临大战了吧。”

    苻坚点了点头:“刚才李辩将军率军去抄查了新兴候府,他把全城的鲜卑人都集中起来了,在他的府上地下室里,有一个巨大的秘密武库,这千余鲜卑人,无论男女老少,全都分发了武器,以为伏兵,若是今天我真的去赴宴,只怕十条命也没有了,刘裕,多谢你今天又救了我一次。”

    慕容兰的眼中闪过一丝怜悯:“千余鲜卑人,都肯听慕容纬的话?”

    清河公主冷冷地说道:“所以说你们根本不知道我这个好哥哥是什么样的人,他跟城中每一户鲜卑人说,他这里私藏了不少粮食,哄骗这些人来就食,到了之后,就把人囚禁起来,每家每户留一个人质,其他人都发兵器,穿盔甲,当伏兵,在他眼里,根本没什么亲情,族情,所有人都不过是他的棋子道具而已。而他给这些人都发兵器,其实也没指望他们能杀了苻坚,我们早就准备从这里逃跑了,那些人,不过是为了给他的逃亡,拖延时间罢了,而且他们都被逼吞服了五石散,状如疯魔,见人就砍。”

    苻坚点了点头:“不错,正是这样,李辩将军说,这些人非常可怕,明明都是些百姓,可是拿刀剑战斗时,完全不顾及自己的生死,最后攻破府时,后院里放了一把大火,里面有百余具孩童的尸体,应该就是清河所说的那些人质吧。”

    刘裕勃然大怒,一脚把地上的慕容纬的脑袋,踢飞出去,大骂道:“居然还有这样的恶贼,毫无人性!”

    清河公主点了点头:“他为复国,我为复仇,我们都是一路人。苻坚,你躲得了我们的这次行动,可你挡不住城外的几十万燕国大军,我们先走一步,会在地狱的门口,看着你掉下来的!”

    她说着,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而她的眼角和嘴唇边,同时流下了鲜血,只是与平时红色的血液不同,这些出的血,已呈深黑之色,显然,是中毒已深。

    苻坚脸色大变:“清河,你这是?!”

    清河公主倒在了地上,她的嘴角边仍然挂着笑意:“苻坚,我爱的人,我恨的人,下辈子,我们,我们继续做冤家对头!”说完这句,她的脑袋一歪,就此气绝。

    慕容兰轻轻地叹了口气,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之色:“好厉害的毒药,看来她戴这人皮面具,不止是为了扮成我的模样,更多的是为了掩盖脸上毒发的痕迹。”

    杨定恨声道:“这个毒妇,伙同慕容纬不知道害死多少人,天王,不能就这么放过她,应该把所有的鲜卑逆贼,全部枭首曝尸,以祭奠死去的将士在天之灵!”

    苻坚摇了摇头:“罢了,人都死了,何必再行这不义之事。他们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也最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把他们埋葬了吧。接下来,只怕我们要应对燕军的攻城了!”

    杨定哈哈一笑:“天王勿虑,末将有一计,不用守城,可破燕军!”

    https: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