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反间成功毒火烈

    青玄笑着一剑击出,又在傅弘之的小腿之上拉了个口子,傅弘之一声狂吼,一棍横扫,甚至不顾及青玄刺向自己小腹的一剑,显然是同归于尽的招数,青玄冷笑着足尖一点地,向后倒飞两步,飘然而立。

    傅弘之一下子跪倒在地,以棍驻地,一张嘴,“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他的眼睛血红,死死地盯着青玄,厉声道:“妖女,我,我就是死了,死了变成鬼,也不会,也不会放过你!”

    青玄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意:“见过我真面目的人,都得死,我先送你上路,再杀卢循,很快,这全城的人,都会来跟你们一起上路的!”

    一个清冷的声音,在青玄的背后响起:“好有自信,我差点就信了你能做到了。只可惜,有我在,你和你的同伴,怕是要先走一步了。”

    青玄的脸色一变,猛地一回头,却只见一个全身黑色劲装,美到不可方物,扎着冲天马尾,涂着烈焰红唇的女子,手持镔铁雪花长短双刀,正立于自己的身后,三个身着布衣的西燕女杀手的尸体,倒在她的身边,而她手中的双刀,刀尖正往下滴着血。

    青玄又惊又怒,能在自己的身后连毙三人,而且都是自己的贴身护卫,绝非弱者,却是连呼救都没来得及发出,此人刚才若想取自己的性命,只怕是易如反掌,她暗骂自己太过大意,竟然只顾嘲讽傅弘之与卢循,却忘了背后永远需要长着眼睛。

    卢循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慕容姑娘,你来得正好,这个奸细是西燕杀手青玄,快杀了他!”

    青玄的眉头一挑:“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伪燕公主慕容兰,想不到你居然现在还跟着刘裕,跟大燕作对,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

    慕容兰冷冷地说道:“你们才是伪燕,慕容永不过一个篡位自立的奸贼,有何资格继承大统?而你们这个伪燕,一路之上残杀生民,屠城抢掠,无恶不作,哪还有半点当初太祖皇帝入主时立下匡扶天下,除暴安良之誓言的做法?今天你们贼心不死,又想祸害中原百姓,我为天下人讨伐你们这些恶贼,乃是替天行道,没有任何对不住我族和祖先的!”

    青玄哈哈一笑:“看看你,兰公主,你还象是个慕容氏的子孙吗?咱们慕容氏再怎么内斗,也不会让外人,更不用说让这些汉人得了便宜,可是你,为了私情居然置家国大义于不顾,帮助我们大燕的死敌刘裕,我鲜卑儿女,人人得尔诛之!”她一边厉声说道,一边却开始眼神四处移动,显然,已经开始寻找合适的退路了。

    慕容兰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微微一笑:“别妄想了,你的计划一发动,我们就有应对之策,你让你的手下煽动城中百姓,想去抢劫武库,刺杀城中将帅,制造混乱,是不可能得逞的,我们早就把护卫暗探安插在百姓之中,不是只有你会这易容改扮之术,你的人还没到武库,就被我的部下一一擒杀,没人领头闹事,百姓自然安定,你看看现在,他们如你所希望的那样在冲击武库吗?”

    青玄的脸色一变,转头看去,只见刚才还气势汹汹,黑压压一片涌向武库的百姓,这会儿已经全都就地坐下,在武库前的空场处不动,武库的门口,不知何时多出了十余部首尾相连的战车,上覆木盾,三十余架强弩,指着地上的人群,而四周高处,变戏法似地多出了大量的弓箭手,箭尖直指空地,即使是这些没有军事经验的百姓,也是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再有妄动,就是个死。

    而那十几个带头闹事的奸细的首级,已经血淋淋地挂在了武库前的旗杆之上,她们的尸身,横在战车之前,刘钟的手中,刀锋已冷,血光闪闪,显然,刚才这些奸细就是被他格毙当场,而同样身着布衣的十余名精悍的护卫,正用剑挑开这些奸细尸体的肩头,露出同样的狼形刺青,这分明证明了他们的杀手身份,绝非平民百姓,人群之中暴发出一阵阵的叹息,显然,这些百姓意识到了真相,后悔不迭。

    青玄的额头开始冒出冷汗,而持剑的手,也开始微微地发抖,她已经发现,除了慕容兰之外,起码有三十枝强弓硬弩,正在指向自己,无论自己往哪个方向跳跃,都无法摆脱,慕容兰的声音冷冷地响起:“青玄,咱们同为谍者,知道规矩,你任务失败了,回去也要受尽酷刑而死,如果你肯交出解药,救傅壮士一命,多少赎回你的一些罪过,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有尊严。”

    青玄的面目狰狞,这张本来很美丽的脸,这会儿变得扭曲起来,她的脖子上青筋都在跳动:“慕容兰,你别以为你赢了,我家大帅神武无敌,天命所归,你这区区的金墉城,哪能挡得住他?你的男人已经在城头完蛋了,大军马上就会破城而入,到时候,你们城中所有人都会死,为我们陪葬的!”

    她说着,把毒剑横到了脖子上,猛地一抹,一汪黑血,破颈而出,她的嘴角喷出一口老血,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之色,圆睁着双眼,就此倒下。

    慕容兰叹了口气,刘钟带着十余人冲了过来,走到她的身边,看到青玄的尸体,眉头一皱:“想不到这个奸细,也能如此刚烈。”

    慕容兰点了点头:“她们的家人都在慕容永的手中,如果投敌,罪及亲人,这也算是我们慕容鲜卑训练间谍的规矩了,解药应该在她的身上。”

    刘钟抢道:“我去取!”他一边说,一边上前,要去搜那青玄的尸身。

    慕容兰突然拉住了刘钟:“且慢,当心有诈!”

    刘钟讶道:“这人不是死了么,还能有什么诈?”

    慕容兰摇了摇头,插刀入鞘,解开腰间的长鞭,向着青玄的尸体就是一鞭,正好拉住了她衣扣上的结,手腕一抖,青玄的尸体突然腾起了一团烈火,灼热的火焰让十几步外的众人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只一瞬间,她的身体就给吞没于熊熊烈火之中,几乎连骨头渣也没剩下半点。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