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兔爷建言殷仲堪

    桓玄哈哈一笑:“这是自然的,我们荆州男儿,枕戈待旦,勤学苦练,就是为了用兵一时,现在虽然王国宝等人伏诛,但是奸党仍在,我辈仍然不能松懈,还得辛苦操练,只等皇命一到,就起兵讨逆,建功立业,荆州男儿,可愿随我一起讨贼?!”

    所有的桓家部曲齐声大吼:“讨贼,讨贼,讨贼!”

    这阵子吼叫之声,配合着军士们有节奏的以剑击盾或者是军靴踏地的声音,形成了共振,让所有在场之人的心都是一阵阵的血气翻涌,殷仲堪以下,身后的一帮吏们更是面如土色,汗出如浆,而桓玄则骑着大马,在这满院的军士之间,策马而行,不时地举起马鞭示意,简直就象一个将军在现场检阅自己的部下,而殷仲堪等人,则彻底地成了被遗忘的一个角落。

    殷仲堪的嘴唇在微微地哆嗦着,手已经握成了一个拳头,这种侮辱,大概是他从小到大从没有受过的,仅剩的一只眼睛里,瞳孔已经收缩了,几乎要喷出火来,死死地盯着远处的桓玄,牙齿都咬得格格作响。

    桓玄却是连看也不看殷仲堪一眼,甚至没有回过头,他在马上远远地一拱手:“殷刺史,下官这就要去巡视城外的军营了,告辞!”

    他说着,一鞭打在马臀之上,飞雪驹长嘶一声,四蹄奋飞,直冲出刺史府门而去,而院林立的将士们,也都一路小跑,跟在桓玄身后,烟尘漫天,混合着尘土军士们军靴整齐的踏地之声与甲叶碰撞的声音,当一切尘埃落定之时,偌大的刺史府院,只剩下了还留在堂前阶上的二十余人,每个人的身上都落满了尘土,为的殷仲堪的须眉都已经变得一片黄,除了魏咏之仍然屹立如山之外,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殷仲堪,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刘迈咬了咬牙,打破了这个平静的局面,大声道:“刺史大人,桓玄今天如此以下犯上,公然地欺凌您,是可忍,孰不可忍,请您下令,免去他的一切职务,拘拿下狱,卑职愿意亲自带兵将之捉拿!”

    殷仲堪长叹一声:“捉拿?刘参军,你拿什么去捉拿人家?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整个江陵城,尽是效忠桓玄的人,你想捉他,只怕刚出这府门,就会给他的部众拿下了!”

    刘迈沉声道:“那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吧,不然刺史大人威信扫地,只怕以后也无法再号施令了!”

    殷仲堪转头看向了身边的魏咏之:“魏军主,你怎么看?”

    魏咏之看了一眼刘迈,又看了看殷仲堪身后的部曲们,殷仲堪心领神会,摆了摆手:“你们都先退下,本官要与魏军主单独议事。”

    刘迈眨了眨眼睛,不甘地行礼退下,很快,阶上只剩下了殷魏二人,魏咏之走下了台阶,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起字来:“殷公,我口不能言,只能写字了,不过这样也好,此处遍是桓玄耳目,也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足够安全。”

    殷仲堪点了点头,也下了台阶,在地上拿了另一根树枝写起字来:“桓玄欺人太甚,视我为无物,而其反迹已明,肯定是想趁先帝驾崩作乱了,我身为大臣,绝不能坐视其走其父亲篡逆之路,魏军主武双全,智计过人,有何良策助我?”

    魏咏之微微一笑,继续写道:“先帝驾崩,桓玄自以为殷公失去了靠山,所以不把您放在眼,今天之举,就是向您示威,想迫您就范,但您今天并没有退让,便是对他的有力回击,现在从荆州到建康,有江州和豫州两大军镇相隔,在江州的王愉是王国宝之弟,而豫州的司马尚之则是新近从宿卫军调任,这二州就是防范荆州兵马直下建康的。”

    殷仲堪点了点头:“不错,现在王国宝伏诛,道子余党还控制这二州,我应该如何做呢?”

    魏咏之奋笔如飞:“这二州的道子党,并不会为殷公所用,您要做的,应该是联系可靠的盟友,借着下次勤王之机,吞并这二州,收为已有,而现在真正能帮上您的,只有雍州的力量了。”

    殷仲堪的眉头一皱:“雍州?那是郗恢的地盘,也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hēi shǒu dǎng青龙,郗超这厮的家族,这姓郗的跟桓玄一样,都是狼子野心,我本想让桓玄与郗恢互斗,坐收渔利,可桓玄却始终不上当,你说要我借助郗恢的力量,是认真的吗?”

    魏咏之摇了摇头:“我的意思是,借助雍州的力量,而不是郗恢,郗恢和桓玄一样,是大世家子弟,绝不会成为你的真正盟友,王恭之所以可以起兵诛除王国宝,是因为他可以借着刘牢之号令北府军,这种世家控制寒人军将,才是对您最有利的办法,所以,您真正应该结交的,不是郗恢,而是…………”

    写到这里,魏咏之突然停起了手的树枝,警惕地看向了四周,而脚也在地上来回一擦,把刚才的这段话给抹去。

    殷仲堪的眼闪过一丝兴奋,在地上写了起来:“杨全期吗?”

    魏咏之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正是此人,这两年来,他一直出镇襄阳,召集关流民,现在已经渐成了气候,以前他在朱序手下,长期在原,现在回到了南阳,成为郗恢防备桓玄北上吞并的军将,跟桓玄早就矛盾重重,如果您有办法让郗恢离任,那杨全期失了后盾,这时候您再主动示好,加以拉拢,杨全期必然一拍即合,到时候有了雍州兵马为后盾,桓玄也不敢对您公然无礼了,一旦建康有变,您可以让杨全期为先锋,出兵江州豫州,不管是不是能进入建康,这两州都可以控制在您自己手里,到时候您在这里征兵征粮,建立自己的军队,就可以联杨制桓,处于不败之地了。”

    殷仲堪的眉头舒展了开来,笑道:“魏军主啊魏军主,你真的是有大才,那联络杨全期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只是郗恢身为雍州刺史,恐怕没这么容易把他调离吧,你有什么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