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开价刺史诱牢之

    陶渊明微微一笑:“世事无绝对,这次先结个善缘,就象司马元显当年借着给刘敬宣治伤而跟刘牢之拉上了关系,我想,这次只要能结交几个北府军大将,有一个跟刘牢之说上话的机会,就是胜利!”

    桓玄笑道:“得渊明之助,我又何忧之有呢。那还请渊明先辛苦一下,把你说的那个上书先给写出来,然后,按你的计划去建康上书,至于你在军府之中的职务,就先委屈一下,当一个起草命令的主薄吧,任命稍后下达。”

    陶渊明行了个礼:“那属下这就去安排,告退。”

    当陶渊明的身影消失在府外后,桓玄长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地褪去,他转头看着卞范之:“我们真的可以信任此人吗?“

    卞范之淡然道:“起码他是有真的本事,比殷仲文这种马屁精要强得多,虽然灵宝你家训,不得在荆州重用庾家和陶家的人,但现在是用人之际,也得先人尽其用才可以了。“

    桓玄冷笑道:“可他这狮子开的口也太大了点,一上来就要荆州,而且,我根本不会信他那种只要功名,不要割据的鬼话。陶家多年来在荆州退居山峒,拉拢那些蛮夷族人,自立不出,先父大人在时,都对这些板楯蛮头疼得要死,怎么突然就会转了性来辅佐我了?“

    卞范之微微一笑:“因为陶潜知道,只有依附了主公,才有复兴陶家的可能,他们也不想永远就这样居于山野之中,还是要求富贵的。而且,只有主公夺取天下,离开了荆州,他才有机会在这里上位。“

    桓玄冷冷地说道:“可我会给他这种走我桓家旧路的机会吗?陶侃当年没有自立,不是因为没这想法,而是没这个实力,真要给他姓陶的经营几代,面对这种权力诱惑,不割据才怪了。”

    卞范之点了点头:“所以灵宝你就算入京成功,这荆州也不可以留给姓陶的,当然,可以以给他升官,入朝的名义,把他调离这里,荆州毕竟是你的根本,非宗族不可镇守。”

    桓玄微微一笑:“那是后事了,不过,他刚才对刘裕的分析,你同意吗?”

    卞范之点了点头:“这点他倒是看的很准,刘裕确实已经有了自立之心,现在我们不能让他有机会扩编自己的兵马,只有刘牢之收缩京城,才会召回刘裕,刘裕现在能招兵买马的,无非是手中的粮草和在北府军,在吴地百姓中的名声,一旦他不在乌庄,这两样就都没有啦。所以,吓唬司马元显,逼他撤回刘牢之,是看住刘裕的最好办法。”

    桓玄点了点头:“那hēi shǒu dǎng会怎么对付刘裕?就这样听之任之?”

    卞范之微微一笑:“他们自己现在应该内部斗的很凶,朱雀是王凝之这点已经天下皆知,他是怎么死的,我估计也没这么简单,hēi shǒu dǎng现在初代镇守几乎全给换掉了,新人要面临新一轮的斗争和合作,也许,他们本身对刘裕的态度,就是矛盾的。所以刘裕才能在乌庄有自立的机会,换了以前老青龙和老朱雀他们在时,这点不可想象。”

    桓玄咬了咬牙:“上次听了郗超这老贼的鬼话,派荆州五将去跟刘裕戏马台决斗,非但没杀了他,这仇越结越深了。此人不管有没有自立之心,都会是我的头号大敌,必须要除了他才行。”

    卞范之笑道:“那主公得先提兵入京才可以。如果掌握天下之权,那刘裕的生死,还不是您一人决定?不过,天师道的实力超过了我们的估计,也许,可以用他们来牵制刘裕。”

    桓玄冷笑道:“卢循这小子不简单,不过,我没想到他们真的能干死朱雀这个老贼,到现在我还不相信呢。他们的背后,一定有别的力量支持,你查出来了吗?”

    卞范之的脸上闪过一丝愧色:“抱歉,建康那里的情报,现在没这么好打听了,再说hēi shǒu dǎng行事隐秘,他们内部的勾心斗角,不为外人所知。但是,我隐约觉得,朱雀是被他们内斗给做掉的,就象当年朱雀他们三个一起斗郗超。”

    桓玄笑着拍了拍卞范之的肩膀:“不急,不管怎么说,老青龙,老朱雀都完蛋了,现在hēi shǒu dǎng的实力是最弱的时候,我们真的想入京,只怕他们是无法阻止了,只要打出讨伐司马元显的名号,拥立白痴皇帝,那就无人可挡。先让刘牢之呆在京城,让卢循他们能灭了谢琰,然后当刘牢之给派去平叛之时,我们突然出动,一鼓而下,江州的王愉和豫州的司马尚之,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北府军不与我们为敌,一个月内,我们就可以在建康城,高酒庆功了!”

    卞范之笑着行了个礼:“那属下就预祝主公马到成功,得偿大愿了。”

    桓玄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北府军真的可以拉拢?刘牢之真的肯倒向我们吗?”

    卞范之微微一笑:“刘牢之一定会找个权势在手的世家或者是王爷作靠山的,他跟刘裕不一样,没有真正的自立之心,但越是这样,越是离不开支持,毕竟,世家天下,可以让他为将,也可以一夜之间让他一无所有。现在他坐拥强兵,不是自立,而是待价而沽,这种情况,就是我们的机会。司马元显如果真的把他当家奴使唤,那我们的机会就来了。陶潜即使敢这样说,想必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我们静观其变即可。”

    桓玄的眼中冷芒一闪:“回头告诉陶潜,只要刘牢之肯跟我,那将来我夺取天下,不仅是北府军的大将,连吴国内史,或者是彭城内史,甚至是扬州刺史这样的职务,都可以开给刘牢之。他若是再不相信,那我可以让刘牢之身居刺史,让他儿子接掌北府,而且,我会帮他把刘裕赶得越远越好,北府军是他的,永远是他的!”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