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新任白虎心狠辣

    白虎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语速也加快了:“因为我有充分的理由和动机,我杀刘裕不成,别的三家要除我,我自然可以先下手为强反过来除掉他们。事成之后玄武之位给司马尚之,而朱雀和青龙,则是我们商量好了人选后,假借前任之名给了徐羡之和庾悦。:

    “他们本来就跟那两个老前任有些关系,又不知朱雀令和青龙令的真伪,所以,听到有机会加入后,自然是高兴地都没来得及去细想啦。毕竟,那个假总舵,可是我们的前辈们经营百年时留下的智慧产物呢,谁能料到,这密室之下,才是真总舵呢?!”

    朱雀长叹一声:“白虎大人毕竟是白虎大人啊,你说,以前我们在上面那个总堂议事的时候,会不会也有真正的大佬,也在这里偷听我们的议事呢?”

    白虎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密室,算是我白虎一系自从被迫离开荆州之后,在建康为基业,经营世家,监控皇宫之后最大的特权了,你们一个个都有兵马存粮,可我有的,也就这个密室而已,每次开会商议之时,我都陪着其他三位,从没有缺席或者离开过片刻,又怎么可能在这里有他人旁听呢?”

    朱雀叹了口气:“被人监听的感觉真的不好,尤其是我们组织这样隐秘,仍然有坛外之坛,老实说,这是我之前做梦也想不到的。我希望这里是最后一个我们镇守合议的地方,不要再有别人或者是其他地方,是我们不知道的。”

    白虎点了点头:“这是自然,我在退出之前把这个最后的秘密公开,也是希望我们四大镇守也能从自己做起,把所有那些防范同事之心和为家族的私心放下,一心为了世家天下的整体利益,这些年,因为我们之间的内斗,搞成了现在这样,可以说是自我放弃了大好的局面,这个教训,太深刻了。值得我们的继任者们永远铭记。”

    玄武看着白虎:“那你的继任者在哪里?”

    白虎站起了身,对着身后的一处暗门,轻轻地拍了拍手,一阵机关响动,闸门缓缓提起。一个瘦长的身影,缓步而入,他的脸蒙在一块黑布之上,火光照耀,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他蒙着黑布的脸上,几乎同时一愣,异口同声道:“居然是你?!”

    来人缓缓地解下了蒙面巾,向着白虎恭敬地行了个礼:“弟子见过老师。”

    王珣微微一笑,看着其他三人,指着来人道:“怎么样,三位,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玄武喃喃地说道:“这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一切皆有可能,不过仔细想想,站在你的角度,他几乎是唯一的人选了。”

    他说着,解下了自己的面具,把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在了来人的面前,来人微微一笑:“见过玄武大人。”

    玄武戴回了面具,而青龙则冷冷地说道:“你应该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不过,我刚刚才知道是你,现在我还要消化一下知道此事时的心情,或者说,我还没有决定,是否接纳你为我们中的一员。”

    来人笑道:“这是自然,我现在的身份,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不过,既然是老师召唤,又给了我这么大的荣誉,那一切自然应该以此事为重才对。”

    朱雀勾了勾嘴角,看着王珣:“你们师徒还真是一路人,我原以为你会把这位置传给陶潜,可没想到,你选择的是他。当然,司马元显我从没有以为你会真正地栽培过。但是,你找的这位继承人,可能并不太适合当我们中的一员吧。”

    王珣笑道:“何以见得呢?是不是你们都以为我的这位高足,不具备接替我位置的实力?”

    朱雀摇了摇头:“他实力是有,只是,只是这为人处事上,怕是没有你白虎大人的狠辣果决吧。在我们这里,要抛弃所有无用的道德准则,做到绝对的理智,甚至是狠毒。”

    来人微微一笑:“这正是在下需要向各位学习的地方。不过,在下以为,忠孝无论何时都是做人的根本,既然组织需要改进,那这方面,就应该开始强调。”

    玄武叹了口气:“看来你这身书呆子习气还是没改,罢了,也许只有时间,才能证明你的想法是对是错,白虎,你的继任,我同意了。”

    青龙勾了勾嘴角:“我虽然不想同意,但也似乎找不出什么反对的理由,就先看看吧。”

    朱雀微微一笑:“看来大局已定了,新任白虎大人,你的谢师酒可准备好了?”

    来人笑着从袖中提出了一个精致的酒壶,又拿出两个小酒杯,先后斟满,把一杯端给了王珣,另一杯则自己一饮而尽,以空杯示之:“多谢老师这么多年来的栽培,请你放心,白虎之位,我一定会好好守护!”

    王珣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起酒杯也一饮而尽,哈哈一笑,正要转身,突然,他的脸上闪过一道黑气,紧接着,七窍流出黑血,巨大的惊讶与愤怒之色留在他的脸上,他的手刚刚抬起,黑色的指尖正指向面带微笑的来人,却是迅速地往后一倒,保持着这个僵硬的姿势,气绝而亡。

    玄武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之色,看着来人,咬牙道:“你不能换个地方下手吗?非要在这里?hēi shǒu dǎng建立几百年来,继任杀前任,在总坛杀,还是第一次。”

    来人缓缓地戴上了王珣留在桌上的青铜白虎面具,坐到了王珣刚才的位置上,微微一笑:“我喜欢这个位置。所以,我不希望再有个前任在后面盯着我。如果不是在这里,不是我先喝了一杯,我的好老师也不会放心地饮下这杯。当然,我得感谢朱雀大人的七步断魂和解药,各位,现在我有资格成为你们的一员了吗?”

    朱雀长舒一口气,站起伸出了手:“黑手乾坤!”

    青龙勾了勾嘴角:“黑手乾坤!”

    玄武叹了口气,转身向着来时的大门走去:“我得去跟刘裕要点那个百毒不侵的神奇草药了,不然也许下次,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