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五章 陶潜暗保假黑手

    司马尚之一下子跟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到了牢墙之上,倚着自己的身子,不至于摔倒,他喃喃地自语道:“想不到,想不到竟然连北府军,也会向桓玄投降,不可能,这不可能!”

    陶渊明的眼中闪过一道鄙夷之色:“谁叫你为了求活命,把那玄武的镇守之印主动给了桓玄?如果不是有了这个镇守之印,刘牢之又怎么会相信黑手党和桓玄勾结在一起了,从而决定投降呢?司马尚之啊司马尚之,你糊涂一世,最后也没变聪明,没救了你!”

    司马尚之哭了出来:“这,这是庾悦教我的啊,他说只要我交出此物,桓玄就会和我们黑手党谈判,他也会安排救我,原来,原来是他害了我!”

    陶渊明冷冷地说道:“傻瓜,那不过是庾悦为了保自己的命,拿你当替死鬼罢了,你也不想想,能有资格跟桓玄谈判的,得是实力强大的黑手党,如你这样把自己的身份公开,成为阶下囚的黑手党镇守,就算桓玄不杀你,黑手党也会另找他人,顺便把你除掉,你还有什么谈判的价值?庾悦前脚卖了你,后脚就借口拉拢别的世家,让桓玄放回建康去劝降了。而你,只会在这里等那挨头一刀!”

    司马尚之咬牙切齿地说道:“狗日的庾悦,老子死了,他也别想活,我现在就要见桓玄,告诉他庾悦是青龙的身份,渊明,你帮我作证!”

    陶渊明叹了口气:“我说谯王爷,到了这步,你还不能聪明点吗?你的命,肯定是保不住了,想想你的儿子,兄弟,家人,还有你这谯王一脉,看看怎么才能活。”

    司马尚之黯然半晌,才叹了口气:“陶渊明,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来找我,你的目的是什么,但如果你能让我谯王一系保留香火,我可以考虑你的提议。”

    陶渊明微微一笑:“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自己活下去,伴君如伴虎,陪着桓玄这个黑心鬼,想命长,就得找到让他害怕的东西才行。当今之世,能让桓玄害怕的,一是黑手党,二是北府军,或者说,是有刘裕的北府军。这次因为你的愚蠢,北府军会向桓玄投降,刘裕就算以后复出,也要等上很久了,所以,现在要保我的命,只有让黑手党继续存在才行。若是你把黑手党都供出去了,那桓玄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司马尚之咬牙切齿地说道:“庾悦,就是黑手党的叛徒,你要黑手党存在,就得先清理了这个叛徒再说,不然,你早晚也会死在他的手上!”

    陶渊明笑着摆了摆手:“这是自然的事,但现在的我,不是黑手党的一员,只是一个曾经加入过黑手党,又让步给别人的前镇守,跟庾悦无怨也无仇,他不会现在就害我,而且,他要是想活着,也得保留黑手党才行,现在桓玄只知道你是玄武,不知道其他三人,只要你的嘴够严,就能把黑手党给保护下来。”

    司马尚之叹了口气:“桓玄早晚要来审我,不过反正是一死,招不招认他人也没区别了。你说吧,要我怎么说。”

    陶渊明的眼中冷芒一闪:“你就说,朱雀是司马元显,青龙是庾楷,至于新任白虎,就说是刘牢之好了。”

    司马尚之奇道:“为什么这样说?”

    陶渊明冷笑道:“因为庾楷和司马元显这回也跟你一样,必死无疑,而且你们是联手起兵反桓,正好可以解释是四方镇守,上次死的殷仲堪是白虎,按黑手党的规矩,要弄个新的出来,正好给刘牢之留着,反正刘牢之也早就想加入黑手党成为新任白虎,那就如他所愿呗!”

    司马尚之不信地摇着头:“不可能的,司马元显和庾楷是两个软骨头,又不知黑手党内部的事,别的不说,就是那个镇守之印,他们也拿不出来啊。桓玄怎么可能相信他们这话?”

    陶渊明微微一笑:“你忘了你的好同事刘毅吗?他的哥哥刘迈现在可是专管刑狱的参军,在他的酷刑之下,什么证词都可以搞得到,就算让司马元显招认他**了一头母猪都可以。黑手党的一些内部的情况,让刘毅去编些证词给他们就行了,镇守之印嘛,也可以伪造,反正桓玄也没见过。最重要的一点,桓玄愿意相信黑手党给自己消灭了,如果证据确凿,他会很高兴的。”

    司马尚之长舒了一口气:“我还忘了刘毅,他救不了我,但这样保全了黑手党,也算是以后能为我报仇了?”

    陶渊明点了点头:“不错,你放心,无论是叛徒还是桓玄,我们以后都会消灭,你的弟弟,现在已经安全地到了彭城,下一站就是去南燕,一切都安排好了,总有一天,他会为你报仇!”

    司马尚之咬了咬牙:“你说要保全自己,我相信。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桓玄可以给你荣华富贵,你不帮他,却是要来帮我这个必死之人?”

    陶渊明叹了口气:“因为我入过黑手党啊,当桓玄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就是我的死期到来之时,与其这辈子都这样担惊受怕地活着,不如想办法除掉他的好。再说,桓玄比司马元显也好不到哪里去,大晋的将来,不应该由这样的人掌握,除掉他,也是为天下除害!”

    司马尚之哈哈一笑:“好,好,好,陶渊明,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你要我做的事,我会做,别忘了你的承诺。早点送桓玄下来跟我做伴,不看到他,我不愿意去投胎,还有庾悦!”

    陶渊明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如君所愿!”

    小半个时辰之后,历阳城外,荆州军大营,桓玄率着手下的文武僚属,笑着对翻身上马的刘毅,刘敬宣二人挥手致意,徐羡之穿着一身小吏的衣服,混在二人身边的随从之中,陶渊明换了一身干净的长袍,平静地钻出了人群,卞范之冷冷地说道:“陶公,刚才宴会你中途离席,到处找你不到,去哪儿了?”

    陶渊明微微一笑:“内急,弄脏了衣服,换了一身,来晚了。”他说着,不经意地一抬头,骑在马上的刘毅和跟在后面的徐羡之同时与其眼神相对,三人微微一笑,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