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3章 轮转聚兵徐徐退

    皇甫敷的嘴角边勾起一丝笑意:“京口丘八,果然有些门道,弘之,你说,怎么办?”

    正在换一身重装铠甲的傅弘之恨恨地说道:“派弓弩手上前射之,这样围着打,一时半会儿,没结果的!”

    皇甫敷突然笑着摇了摇头:“这一切就是我想要的,围着他们,分散隔离,中军本阵的盾卫给我上,弘之,你亲自指挥!”

    刘裕狠狠地一刀劈出,把自己面前的一个楚军小队长,那握着铁剑的右臂,自肩部齐齐地切下,他一声惨叫,肩处血雨横飞,而断手所持的铁剑,仍然刺中了刘裕的大腿,只是被这一刀之力所卸,力道不及平时的十分之一,饶是如此,也把刘裕的腿上这片甲裙,上面的札甲片打得一片散落在地,而里面的整块甲皮,也被切开,露出了内里的大腿,毛茸茸的腿毛之中,一道血痕浮现。

    可是这一剑仿佛就没划在刘裕的身上似的,他的神色不变,斩劈为刺,一刀直接搠穿了这个楚军剑士的前心,这人口中鲜血狂奔,左手弃了盾牌,一把抓住了刺进自己心口的这把刀刃,可是在削铁如泥的斩龙刀上,手刚刚一握,两根手指就齐齐地被切断,还剩下的三根,也是给切开了一半,只剩一点筋肉还连着手掌。

    刘裕摇了摇头,一把抽回了斩龙刀,血雨横飞之余,这个剑士剩下的左手三根手指,也纷纷落下,一如他从创口处流出的内脏碎片,刘裕复起一脚,把这具足有八尺多高,壮得如同水牛一样的躯体踢倒在地,和周围散乱的二十多具尸体一样,在他的面前,已经堆成了一定的高度。

    一边的向靖大斧一挥,也把当面的一个敌人脑袋直接从中劈开,而身边的檀韶大戟跟着一刺,从此人的左肋扎入,他的身体也无力地跪下,倒在了一边的尸堆之中,向靖狠狠地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喷在这人已经给砍成两半,看不清面容的脸上,而他的身上,六七处刀剑伤痕,破甲露皮,都在微微地渗着血。

    刘裕转头看了看身边,一开始跟着自己的二十余名战士,这会儿只剩下七人了,个个身上带伤,有两人,其中一个正是刘裕一开始在盾阵后见过的那个有点害怕的小兵,腿上已经受了重创,只能相互掺扶着行动。在他们的周围,四十余名楚军近战兵,把他们团团地围着,却是不敢再上前了。

    刘裕看着这个军士,勾了勾嘴角:“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军士昂着头,说道:“寄奴哥,我叫丁旿。六同乡大柳村的,跟韶哥他们很熟,我可是从小听着你的传奇长大的,想不到今天,有机会跟寄奴哥一起同生共死,这是我的福份!”

    檀韶在一边哈哈一笑:“寄奴哥,阿旿可是这些年我们京口有名的壮士呢,前年的格斗大赛武魁首就是他。对了,他外号叫猛牛,因为他可以跟一头大水牛摔跤角力呢。”

    刘裕笑着拍了拍这个壮得跟头牛一样的大汉,虽然他一脸的稚气,模样上看不超过十八岁,但是黝黑的皮肤下,肌肉块子一阵阵地隆起,刘裕笑道:“英雄出少年,猛牛,以后你一定会有出息的。”

    丁旿用力地点了点头:“能跟着寄奴哥这样痛快地战一场,虽死也无憾了,寄奴哥,我,我怕是不成了,你不要管我,先冲出去再说!”

    刘裕的眉头一皱:“你说什么哪,猛牛兄弟,我们北府军都是不抛弃任何一个同伴,只要还有气在,一定会带着你冲出去的。”

    向靖咬了咬牙:“寄奴,这回我们人太少,对面也都是强者,要是他们上来放箭,可就麻烦了。”

    刘裕摇了摇头:“瓶子他们已经缠住了他们的弓箭手,现在皇甫敷只有步兵,要是他有弓箭手早就上前了,这是我们的机会。只要杀开一条血路,直冲皇甫敷,我们就有胜利的可能。铁牛,你现在伤怎么样,还能冲吗?”

    向靖拍了拍胸前的甲片,大声道:“我浑身的力气都用不完呢,寄奴,你冲哪里,我铁牛就跟到哪里!”

    檀韶也跟着大声道:“寄奴哥,我也没问题。”

    刘裕转头看了一眼四周,眉头微皱:“只靠我们这几个人,很难杀到皇甫敷的面前,他的中军本阵还有一千精兵,多是盾卫,一直不上,可能是在诱我们进攻,这个当,我们不能上。”

    向靖睁大了眼睛:“不是要直冲皇甫敷吗?怎么又变想法了?”

    刘裕正色道:“皇甫敷是名将,他费尽心思在这里伏击我们,用了这么多手段,不可能不留有余地的,之所以他不上来,就是要引我们主动攻击,因为他知道我会直取他,所以我不能顺着他的打法来。铁牛,阿韶,随我在敌阵之中冲杀,尽可能多的解救我们的同伴,然后往桥那里撤。”

    檀韶咬了咬牙:“那要不要救我叔呢?他好像跟着那个胡藩去别处了。”

    刘裕摇了摇头:“弓箭手那里暂时管不到,先管步兵,我们所有人都要团结在一起,不能分散,受伤的人在中间,别的并肩子背靠背,向左边先转过去,赤特他们在那里!”

    一刻钟之后,刘裕的身边,已经集中了一百二十多名战士,很多人已经捡了一些近战用的小圆盾,但几乎人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七十多名还可以战斗的轻伤员在外面围成了一个五丈左右方圆的圈子,顶刀持盾,而四十多个行走不便的重伤员则是在内圈,他们手拿着长槊,一边当拐杖支撑代步,另一方面,也可以时不时地架在前方同伴的肩头,刺击那些围攻上前的楚军步兵,这一个大圈,一边轮转着,一边向着断桥的方向且战且退,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突然,一阵鼓角之声,从楚军阵中响起,本来上前战斗的千余楚军,闻之纷纷退下,如劈波斩浪一般,向着两侧散开,在北府军这个战团的正面,上千名顶着大盾,举着超过五米的超级长槊的楚军重装盾卫,列着无懈可击的方阵,向前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