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七十五章 黄老之道黑袍求

    玄武淡然道:“我能查到的,就是这个黑袍是陶渊明背后的主使人,他有某种办法,能让陶渊明完全听命于他,包括由陶渊明出面,骗刘毅和徐羡之加入那个假黑手党,都是黑袍人通过陶渊明所为。所以,我现在很担心,我们的组织,也被他用这个方式渗透和控制了,青龙大人,你说呢?”

    青龙的眼中寒芒一闪,沉声道:“你们就是怀疑我,是不是?”

    玄武淡然道:“没办法,不是我要怀疑你,实在是你跟这个黑袍的关系无法交代清楚,而且,从现在的情况看,黑袍能操纵和玩弄假黑手党,对我们同样也行。你能接到前任青龙的资源,坐到这里,就是靠了黑袍的相助,这点也是你承认的,那他为何要这样帮你,有何好处?”

    青龙咬了咬牙:“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脑子里的虫子,也许,他就是想制造我们之间的猜疑和冲突,黑手党毕竟是几百年的名门,树大根深,他未必有一举消灭我们的把握和能力,让我们自己争斗,不是削弱我们的最好办法吗?”

    白虎点了点头:“青龙大人说得有道理,我们这个时候不要自乱阵脚,互相内斗给人机会,我们的前任,前任的前任们就是因为内耗太重,所以才把组织弄成现在这样。现在我们几乎一无所有,更没有内斗的本钱了。如果青龙大人真的是黑袍的眼线,那我们现在只怕一个个会给他消灭和铲除了。”

    朱雀冷冷地说道:“也不一定啊,没准人家要利用世家跟刘裕作对呢。”

    白虎反问道:“为什么这个黑袍就要跟刘裕作对?有什么证据吗?就因为他在会稽的时候帮妖贼灭了前任朱雀?那这么说他的对手更应该是我们才对。”

    青龙沉声道:“这个黑袍立场不明,他自称要维护世家天下,却又消灭了前任朱雀,摧毁了我们组织的所有秘密库存,后来北府军刘牢之大权在手,他又借桓玄之手消灭了刘牢之,我是不太懂他的意图。”

    玄武正色道:“在我看来,他的意图很明确,那就是在明面上,不能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可以集权的朝廷。不管这个朝廷是皇帝,是王凝之,还是刘牢之,也包括刘裕。”

    白虎的眉头一皱:“就是说永远要维持一个皇帝或者掌权者软弱无力,不能真正掌权的体系?就跟开国时的王与马共天下一样?”

    玄武勾了勾嘴角:“从我这里得到的情报,好像就是这样。包括对于我们组织,他似乎也不希望象以前的老黑手乾坤那样,能在幕后操纵和掌握一切。但要是现在这种样子,无力掌权,有力添乱,他倒是很乐意。”

    青龙笑了起来:“无力掌权,有力添乱,玄武大人这话说得好啊,只是我们堂堂黑手党,什么时候就落到这般田地了?而且,这对他又有何好处呢?”

    玄武淡然道:“我前一阵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直到偶然有一天,因为要研究陶渊明这个人,所以又看了一遍他的那篇桃花源记,突然就想明白了一件事。他在这文中写的什么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正合了这个黑袍的一种理想啊。”

    其他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什么理想?!”

    玄武微微一笑:“就是所谓黄老之道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他要的,就是没有国家,没有朝廷,没有皇帝,没有权臣,总之,就是没有人管着他,要他做这做那。”

    朱雀哑然失笑:“这也太空想了吧,人生在世,要生产劳作,纺布耕地,总是需要组织和管理的,哪可能真的没有这些?”

    青龙也点头道:“就是,他黑袍自己又不种地,吃啥喝啥,还不是要靠别人的血汗过活?”

    白虎一直没有说话,陷入了沉吟之中,玄武看着他,笑道:“你又想到什么了?”

    白虎喃喃道:“你说到黄老之道,我倒是想到了些别的事情,所谓道家,自古以来,一直是想要修仙得道,长生不老。天师道之所以能蛊惑人心,也是靠了让信徒们相信可以得到永生,摆脱世间的各种困苦。五石散就是一种乱人心智的药石,但确实可以让人在服用之后产生虚幻的快感,如坠云里雾里,这点,想必各位都深有体会吧。”

    朱雀冷冷地说道:“我不碰那东西很久了,不过那感觉确实难以忘却,多次忍不住都想要再服,靠了各种方法才勉强忍住不碰。”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青龙:“你不会现在还在吸吧。”

    青龙摇了摇头:“我以前又没你吸得多,本就没怎么上瘾,就是因为一开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碰的少。戒起来也容易。”

    说到这里,他笑着看向了白虎:“当然,跟你相比,一辈子就没碰过,那自然也不需要有戒散的烦恼了,不过,你的人生会少了很多乐趣啊。”

    白虎笑了起来:“又不是只有行散才有乐趣,对我而言,手握权力,掌控一切更有乐趣。我想,黑袍的乐趣也在于此。他不想当明面上的掌权者,因为那意味着太多的责任,还要管天下千千万万的子民,所以,修仙得道,跳出三界,不在五行,这恐怕才是他的追求吧。”

    玄武哈哈一笑:“还是白虎大人看得准啊,修仙之人,自己不事生产,需要别人的供养,那就要有大量的信徒从事生产,以供他的各种丹药实验,这跟现实中的君王权臣需要子民为国效力是根本冲突的。想通了这个,我开始明白黑袍想要的东西了,他要维持的,是那个以前世家架空皇帝,又互相牵制,不能独大,各家各族的庄园里充满了隐户佃农,然后大量地加入天师道,供他驱使。所以,他才会出手助孙恩之乱,才会让桓玄除掉刘牢之,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架空吴地,为他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