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八章 母女交心复汉室

    王妙音的眉头微微一皱:“寄奴,这军训是你自己定的规矩,让他们几个带头参加也是为了给别的世家子弟一个表率作用,现在让他们离开,是不是…………”

    刘裕转身向着外面走去:“事有轻重缓急,我回去和胖子商量一下,若是他实在顶不住,那哪怕这回军训取消,也要先找人来帮忙,妙音,最近为了避嫌,我们不要见面了,等我处理完希乐的事,再谈以后。”

    当他说的最后几个字飘进王妙音与谢道韫的耳中时,人已经消失在了门外,谢道韫看着刘裕离开的身形,轻轻地摇了摇头:“他还是不肯对刘毅下手,这种妇人之仁早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王妙音勾了勾嘴角:“裕哥哥现在不想引起北府军内部的分裂,误了北伐大计,其实,他已经在布势了,包括不让刘毅建功,这样就等于提升站在他这一边的军头们的势力,无形中就是把刘毅给降级了,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

    谢道韫摇了摇头:“刘毅不是傻瓜,不会坐以待毙的,这次的反击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们警告过他了,希望事实能让他更清楚这点。”

    说到这里,谢道韫的眉头微微一皱:“现在,你们还在一起吗?”

    王妙音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娇羞地低下了头:“女儿一时糊涂,控制不住自己,这事以前娘已经狠狠地责备过了,这一年多来,女儿没有再跟裕哥哥有过男欢女爱,娘你放心,最近我会非常谨慎的。”

    谢道韫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是想趁着慕容兰不在,靠着和刘裕成为夫妻,笼络住他的心,但你们现在毕竟身份在这里,只要大晋还存在一天,你们就不可能公开在一起,还会惹人非议。这回刘毅对你的攻击,最厉害的就是把你比作贾后,而贾南风最大的罪行,就是偷换龙种,毒杀太子,当年八王先后起兵讨贾后时,此事天下人皆知,娘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王妙音咬了咬牙,抬起头:“这点我非常注意的,每次事后,我都会做好后续,绝不至于使自己怀上,请娘放心。”

    谢道韫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轻轻地抚了抚王妙音的秀发:“总是那样,对身体会有很大的损伤,最好还是不要。慕容兰选择了跟他的国家在一起,而小裕已经打定了消灭南燕的决定,他这样移民,又放着刘道怜这个笨蛋在彭城,其实就是诱南燕主动来攻,他好名正言顺地反击,刘毅也看准了这点才想去抢江北。毕竟,后秦和北魏都是地方千里的大国,只有南燕是不过一州之地,虽然兵多,但没有回旋余地,只要主力会战取胜,就可一战而灭。慕容兰和刘裕注定没有未来,你又何必急于一时。”

    王妙音轻轻地叹了口气:“女儿早已过了和慕容兰争风吃醋的年纪了,放在十几年前,女儿确实是咽不下这口气,但是现在,我们一个个都老了,眼看着跟我们差不多年纪的以前闺中姐妹,甚至有些都是当奶奶的人了,这样斗来斗去,又有什么意思?而且,下次再见到裕哥哥的时候,我得帮他找些女人了。”

    谢道韫的脸色微微一变,转而叹道:“你真的决定了,要让别的女人为刘裕生儿育女吗?”

    王妙音点了点头:“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自为君王,这天下应该属刘而不是姓司马,也只有大汉的子孙,才能纠正这几百年来先后被曹氏和司马氏篡夺江山,法理不正的遗憾。若不是司马氏用了阴谋手段夺取天下,又怎么会让天下各路的野心家和胡虏们心生邪念,祸乱天下呢。汉高祖兴义兵平定乱世,开启四百年之刘汉江山,裕哥哥如果建立刘邦那样的大功,那三兴大汉,也是当之无愧,刘氏江山自此永固,天下方得永享太平。”

    谢道韫勾了勾嘴角:“可是这样,会苦了你,刘邦得天下的时候可是五十多岁的老人了,也没坐几天的江山,而且,戚夫人和吕后的往事,你不是不知。”

    王妙音幽幽地叹了口气:“到了那天,我早已经是个老妪,再不能生儿育女,这点我很清楚,但这是为了他的事业必须要做的牺牲,我不求专宠,只希望能真正地陪在他身边,书写一个圆满的结局,而谢家,也只有与未来的帝王真正地联姻,才能保家族地位之稳固,谢晦是个聪明的孩子,但还是需要历练,我这个当姑姑的,会尽量帮他,至于谢混…………”

    她说到这里,眉头皱了起来,谢道韫沉声道:“阿混的事情我来处理,你放心,不管他跟刘毅走得多近,只要有我在,谢家就轮不到他作主。”

    王妙音向着谢道韫行了个礼:“我得回去了,还要早点处理玉玺交接之事,司马德文的王妃前一阵跟刘婷云走得很近,我回京之后她们断了明面上的来往,但我相信私下的暗通是不会少的,也请娘多多关注一下这两个女人,刘婷云只要存在一天,就不会停止害人,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亲手除掉这条毒蛇。”

    谢道韫的神色平静:“还是以前的话,动刘婷云影响太大,我需要认真考虑,在我同意出手之前,你万万不能自行出手,否则激起刘裕和刘毅直接开战,引起国家的灾难,就是你的大罪了。妙音,不要真的成为贾后,落下千古骂名啊。”

    王妙音咬了咬牙:“女儿明白,一切听母亲大人的指示。”她说着,又行了个礼,转身从另一个出口离开,谢道韫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地底轻轻地响起,地板轻轻地响动,斗蓬客那修长的身影从地洞中一跃而出,伴随着青铜面具后那慑人心魂的眼睛,闪闪发光:“我没说错吧,她还是沉不住气,夫人,令爱看来还需要些修炼啊。要不要我帮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