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 威逼利诱夫人拒

    谢道韫也不扭头看斗蓬客一眼,冷冷地说道:“我还没有同意跟你们合作,用不着你帮我什么,你能老实呆着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坏事,就算是对这个世上最大的帮助了。”

    斗蓬客微微一笑:“为了万年太平,一些小小的牺牲是有必要的,历朝历代的开国,哪次不是血流成河,尸山血海,只要我的这个计划成功,就会永远地消灭世间一切的纷争,实现永远的祥和,夫人,不要用那点俗世间可笑可悲的道德来反对这个伟大的计划。”

    谢道韫勾了勾嘴角:“若是你的这些计划这么伟大,为何不公之于世,而是要这样见不得人,永远只能在黑暗之中搞这些阴谋呢?这么多年下来了,你害了多少人,把国家,把苍生折腾成什么样子了,最后你的计划成功了吗?”

    斗蓬客摇了摇头,他走到了谢安的画像面前,仔细地看着画象中的这位丰神俊逸,如同仙人般的老人,叹了口气:“要是当年他肯与我联手,只怕这个计划,也已经成功了吧。”

    谢道韫冷冷地说道:“相公大人有他的坚持和操守,不会真的跟你这种人为伍的。只有你的那个臭味相投的老友,才愿意跟你做这种事。”

    说到这里,她勾了勾嘴角:“刘婷云的那些事,就是黑袍的指使吧。”

    斗蓬客微微一笑:“你也知道,我们分工不同,但目的一样,前一段,确实是只有黑袍跟刘婷云接触,至于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好,要看刘毅接下来怎么收拾这个不听话的女人了,也许,刘毅一冲动,杀了她,也不是不可能。”

    谢道韫摇了摇头:“刘毅还要刘婷云来对付妙音,牵制寄奴,而你,也需要用威胁我女儿的性命来逼我跟你合作,所以,刘婷云现在还很安全,除非,我答应跟你合作。”

    斗蓬客笑着点了点头:“夫人就是夫人,这一切都看得清楚,不过,我也提醒你一句,我不会永远这样等你的决定,如果你不跟我合作,我干脆就会扶刘婷云成为新的夫人,你应该知道,我们有这个本事,而她,现在也多少具备了这个实力,到了那一天,令爱可未必就能斗得过她了。”

    谢道韫冷冷地说道:“你不用威胁我,虽然我出于相公大人的请托,现在还不打算跟你们为敌,但如果有一天,你们真正要对我,对谢家下手的话,那你们所有的面目,我都会公开,黑手党以前是怎么完蛋的,对你来说,应该是前车之鉴,现在的时代变了,刘裕不是你们靠搞点阴谋诡计,收买交易就能解决的人,如果他知道了你们的目的和身份,我看,在大晋,你们是混不下去的。”

    斗蓬客冷冷地说道:“就算在大晋混不下去,我们也有别的地方可去,而且为这个,我们早就布局多年,你知道的。我现在还不想借胡人的力量来南征,不过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不介意再来一次永嘉之乱。就算大晋,也不是铁板一块,刘裕的兄弟多,敌人和仇家更多,一旦外敌强大,总会有人站在我们这边。”

    谢道韫轻轻地叹了口气,眼神中闪出一丝悲伤:“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换了当年,我根本不敢相信会有这一天!”

    斗蓬客哈哈一笑:“夫人,事在人为,我没有相公大人给你这样遮风挡雨,所有的事情,只有靠自己,所以,我认为万年太平才是解决一切争端的最终办法,这个计划我已经和我的同事进行了四十年了,眼看要到大功告成的时候,现在在北方,我们也有很有实力的合作者。刘裕的成长,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偏离我们的预料,除了京口起兵那次有点出乎我们意料,但情况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如果你能说服他跟我们合作,那天上天下,也没有能阻止我们的力量了!”

    谢道韫冷冷地说道:“你忘了郗超怎么死的吗?还在做这种梦?”

    斗蓬客勾了勾嘴角:“那真的是太遗憾了,看来,我们只有再当一回恶人,干掉这个当世大英雄了,只要你不给他通风报信,那就没问题。何况,就算你报信,他也多半不会听的,就象刚才那样,最后三件事情,他也只肯听一件。你的小裕,现在自以为手握天下之权,可以掌握所有人的生死,已经不可能象当年那样对你言听计从了。”

    谢道韫的眼中冷芒一闪:“他有自己的判断,有自己的坚持,是好事。有时候,我恨我自己,没有他这样的坚决,以至于到现在还不敢跟你们正式翻脸决裂。”

    斗蓬客微微一笑:“因为你要考虑谢家的利益,不能搭上全族,这就是你跟刘裕的不同,这人哪,一旦有了牵挂,做事都会缩手缩脚,其实刘裕也有他的牵挂,那就是北伐的理想和天下苍生,当然,还有他的那些兄弟。只要在这些事上做做文章,他终将会倒下!”

    谢道韫咬了咬牙:“王愉只不过杀了一个小小的谢停云,就给灭门,你既然知道刘裕有多看重他所珍视的亲人,兄弟,就最好别在这些事上下手,不然,也许你的代价,会比你想象中的要沉重很多!”

    斗蓬客哈哈一笑:“你以为我是王愉,还会给刘裕抓到什么把柄?放心,我真要对刘裕身边的人下手,是不会有半点痕迹的,只会把刘裕的仇恨往刘毅身上引,其实现在这个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刘毅的妒嫉会让他不顾兄弟之义,为了夺权跟刘裕死掐,他们早晚会翻脸火并的。”

    谢道韫默然半晌,久久,才叹了口气:“你做的那些事,不可能永远没有痕迹可循,陶渊明已经被刘裕和穆之怀疑了,早晚,他会供出你们的一切!”

    斗蓬客笑着跳回了地洞之中,地板重新合上,他的声音似是从地狱飘来:“渊明的嘴很严,再说,黑袍正在找人收拾刘裕的好兄弟,很快,你就会看到好戏了。等到刘裕焦头烂额,左支右拙的时候,你大概能做出正确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