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一十七章 屠杀同袍投名状

    朱超石走到了唐顺子的面前,沉声道:“唐顺子,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只要保住命,你还有机会,你如何…………”

    一口带血的唾沫喷到了朱超石的脸上,伴随着唐顺子的的吼声:“北府男儿,头可断,血可流,宁死不降!”

    朱超石咬了咬牙,一剑刺出,直透了唐顺子腹部,而他整个人也贴到了唐顺子的身前,在他的耳边低声道:“顺子兄弟,你先走一步,我是诈降妖贼,将来一定亲至九泉之下随你!”

    唐顺之的脸上本来因为这一剑透体而痛苦的扭曲,听到这句,突然嘴角边先是一愣,再次勾起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他转而用力一脚踢出,踹得朱超石向后倒退出几步,而长剑也随之从他的身体中抽出,带出一丝血泉,染得朱超石这身新道袍上遍是血迹,在他倒下去的时候,他发出了最后的怒吼声:“兄弟,为我报仇!”

    在唐顺子之后,站着的二十余个满身是血,伤痕累累的军士,都是派去南康郡中训练这些新征民兵的北府老兵,他们一个个都年过三十,胡子拉碴,从身上受的伤来看,也无一不是在突袭的情况下战斗到了最后,力竭之后才落入敌手,眼见唐顺子这样英勇而死,他们一个个都怒目而视朱超石,却没有一个人屈服。

    一个满脸横肉的天师道剑士走到了站在第一个的北府战士面前,晃着手中血淋淋的长剑,沉声道:“你投不投降?”

    那个战士冷笑着扭过了头:“我的同袍们一定会为我报仇的,北府战士,头可断,血可流,宁死不降!”

    一道剑光闪过,长剑洞穿了这个战士的身体,血箭飞溅之处,他的身躯倒下,而另一个天师道剑士,则执剑逼向了下一个人,正要动手时,卢循突然沉声道:“且慢!”

    这个本来欲刺那个宁死不降的战士的道士收住了手,一脸疑惑地看着卢循:“教主,有何指示?”

    卢循冷冷地说道:“梦懿,这里还有二十一个不肯投降的,从那些肯降的俘虏中,挑出二十一个过来。”

    朱超石心中暗叹,这卢循果然是嘴上仁义道德,实际灭绝人性,这是要手上染了血的俘虏们,再也无法回头,一旦屠杀过本方的将士,那必然会受到北府军的十倍报复,大概当年也是用这样的手段,让俘虏和投奔的百姓们无法回头的吧。

    但朱超石把心一横,厉声道:“你,你,你,给我出列!”

    他边走边指,找了二十一个看起来比较强悍的人出列,这些人都给手上硬塞了一把刀剑,走向了那些已经无法起身的北府战士们。

    卢循冷笑着一挥手,第一个民兵给推向了刚才倒在地上的那个将士,他的声音在发抖:“兄弟,降了吧,命只有一条,别为难自己!”

    那个在地上已经站不起身,全身上下不停渗着血的北府战士叹道:“兄弟,我的家人都在京口,要是贪生怕死,那全家受牵连,你动手吧,我不怨你,不动手,你也得死!”

    这个民兵在那里哆嗦着,举着剑,在空中这剑身随着手而剧烈地抖动着,却是下不了手。

    卢循的眼中凶光一闪,突然一把扯下身边一个弟子背着的弓,搭箭上弦,一箭射出,这个持剑的小兵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就给一箭射穿了脖子,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在地上的那个北府战士则双眼圆睁,大声吼道:“妖贼,有种冲我来,乱杀无辜,算什么东西?!”

    卢循厉声吼了起来,现在杀气腾腾,凶气满脸,刚才那装出的仙风道骨的模样,荡然无存,他手中的弓弦还在抖动着,而那咆哮声钻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看到没有,不遵神教之令,就是这个结果,不杀这些顽固不化的北府兵,死的就是你们自己,下一个!”

    几个天师道弟子连推带踢地把另一个降兵推向了地上的那个北府战士,而周围的天师道众们则齐声喝道:“杀,杀,杀,杀!”

    这个俘虏闭上了眼睛,喃喃道:“兄弟,安心上路,对不住了!”

    他一剑刺出,正好刺进了那个地上的北府老兵的胸膛,血光四溅,周围的天师道弟子们发出一阵欢呼之声,卢循满意地点着头:“很好,就是要这样,传我的令,把这个死鬼的装备给这个下手的人,其他人都照此办理,下手的就得装备,不敢动手的就直接宰了,连俘虏都不敢杀的懦夫,神教也不要养着浪费粮食。”

    他说到这里,转身欲走,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对着朱超石说道:“梦懿,从现在开始,这一千多州郡兵俘虏,就由你来带管了。十天之内,把他们训练成听命于你的部下,就象你听命于我一样,还有,让所有俘虏都对这些不投降的北府兵身上砍几刀,这投名状,还是要的!”

    朱超石强忍着心中的悲愤与杀意,强颜欢笑,说道:“交给弟子吧,一定不负教主的委托,对了,什么时候我可以领兵出战呢?”

    卢循摆了摆手,转头就走:“以后你只听命于本教主,至于何时行动,有何任务,到时候自然会通知你的。”

    当卢循走出了大寨,走到峡谷一边的山头之上时,所有的护卫都留在了山腰,斗蓬黑袍飘飘,抱臂而立在山头,看着山寨中的降兵们正排队往那些已经被斩杀殆尽的北府军战士尸体上刀砍矛刺,而另一边已经砍过人的军士们,则开始在寨中挖坑,把那些没烧完的北府军尸体,扔进一个个大坑之中,朱超石这会儿已经拿起了一面令旗,在将台之上指挥着部下们分头行事,第一批给挑出的那二十个降兵,已经成了他的第一批传令部下,来回奔走着,把所有人的行动安排得井井有条。

    卢循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现在是真的明白为何神尊要我收降朱超石了,论军才,神教之中大概只有徐师弟能超过他。”

    斗蓬淡然道:“那你觉得,他是真心归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