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一十八章 南北通吃大世家

    卢循微微一笑:“怎么可能真心呢?但是,冲着那个没了解药就死的药汤,他就算心中有怨恨,也只能乖乖就范了。要是他真的不怕死的话,就会跟那几个宁死不降的北府军老兵一样,现在成为一堆碎肉了。”

    斗蓬勾了勾嘴角:“因为这朱氏兄弟以前投降过刘裕,所以你就认为他是贪生怕死之人,只要威逼利诱,再断他的后路,就能让他投降,心甘情愿地为我们效力?”

    卢循的眉头一皱:“现在事实不是这样吗?朱家兄弟可是识时务的人,及时从桓楚投降了刘裕,这次也是一样。他们从来不算是真正的北府军中人,只不过因为是刘裕的徒弟而得到了重用,只怕北府军的老将们也会看他们不满,作为主将,失地丧师,就算回去也要是军法处死,何况我还加了一层保险,让人以为他已经叛变,他除了跟我们以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斗蓬轻轻地叹了口气:“但愿能如你所想,他是真的归降,毕竟,现在我们的军队中,除了徐道覆,没有什么将帅之才,可是一个徐道覆不能分成几个用,还是需要能独当一面的人,这个朱超石应该有独当一面的军才,但是我还是觉得,他不象是真的归顺。”

    卢循笑道:“要是神尊还不放心,那我可以放几个降卒回去,让他们把朱超石带头手刃了那几个不投降的北府将士的事情,给传遍豫章,虽然这样一来,会把我们突袭南康得手的事情早一点让何无忌知道,但那又如何,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还有陆地行船,水陆并进这一招的。”

    斗蓬点了点头:“不错,就按你刚才说的办,不过,你还是要留一个心眼,不要让朱超石有直接突在前面,跟敌军有接触的机会。”

    卢循的眉头一皱:“如果只是留他在后军,那他能起什么作用?他说不想跟刘裕对阵,可没说不去打何无忌啊。我还指望着靠他去打先锋,击破何无忌呢。”

    斗蓬沉声道:“不要抱这样的想法,徐道覆对付何无忌就足够了,这次击破江州的何无忌是重中之重,你可以让朱超石去进攻巴陵,夺取粮仓,当然,一定要派得力的弟子监视他,就算他再次叛逃,也不至于影响江州攻守的大事。”

    卢循勾了勾嘴角:“你觉得徐师弟真的可以攻下江州,打败何无忌吗?他现在手下不过两千人马,何无忌可是有五千人以上,就算加上朱超石手下的一千人,仍然是我军劣势呢。”

    斗蓬淡然道:“我知道你是不想让道覆屡次取胜,在军中得到人心,对你的位置构成威胁,但是元龙,这次不是可以争功夺权的时候,只有打败北府军,才能谈未来。”

    卢循的脸色微微一红:“我和道覆没什么矛盾,但是他这次有点太自以为是了,不跟我说一声就自行其事,其实也没通知神尊你,要是继续这样放纵他,以后我这里没什么,就怕会坏了神尊的大事。”

    斗蓬摇了摇头:“徐道覆的出身太低,长期以来只是你的副手,就算在军中再有威望也不会对你构成威胁,你既是天道盟的教主,又是世家大族范阳卢氏的子弟,在你身上,我可是寄托了厚望,因为你不同于任何一个世家子弟,他们要么在北方称霸,要么在南方生根,只有你卢循,才是南北通吃,将来你们卢氏,才会是天下第一的世家,也注定能成为人间的至尊。”

    卢循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转而摇了摇头:“只是,有刘裕在,恐怕不会让弟子这样如愿的,只有这回趁了这大好良机,一举灭了刘裕,才可能实现神尊的设想。到时候神尊如愿修仙得道,弟子愿意在世间永远供奉您的香火。”

    斗蓬笑着摆了摆手:“将来,你总是会接我的位置,成为下一任神尊的,不过,现在我还需要你在人间行军作战,做这些俗事。徐道覆是军事天才,但他不能动摇你的位置,你无需担心他会对你的位置构成威胁,因为对教众来说,教主才是精神领袖,而不是任何一个将领。”

    说到这里,斗蓬的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神色:“其实,我把朱超石弄到你的手下,也有增强你的军事将才,以牵制徐道覆的考虑,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深意。但是现在朱超石未必忠心,你以后还要多加观察,更不能因为急于打压徐道覆,就现在硬捧朱超石来压他,不然,大事危矣!”

    卢循长舒了一口气,笑道:“这么多年来,一直承蒙神尊的关照,也跟着您学到了太多东西,这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请您放心,我不会再去想跟徐师弟争功了,我会为他全力阻击刘道规,夺取湘州之地,再联合桓谦军队,攻克江陵,不管怎么说,荆州这里稳固了,我们才有根本。”

    斗蓬摇了摇头:“你记住,如果徐道覆兵力不足或者是需要你支援的时候,绝不可以恋战,荆州只是末节,桓谦看重这里是因为这里是他的老家,而你们的目标,永远只有建康,到时候你可以亲率大军与徐道覆会合,只要主帅是你,那你打的所有胜仗,都是你的成果。”

    卢循笑道:“那神尊既然控制了刘毅,是不是可以让他的豫州兵马倒戈,加入我们神教的大军呢?”

    斗蓬摇了摇头:“没这么容易,刘毅虽然着了我们的道,但想让他全军加入我们,那还是不可能的,而且现在我们跟刘毅,仍然是一种合作关系,而不是象你对朱超石这样强行收服,你们仍然要做好跟刘毅正面对决的准备,当然,在最关键的时候,我会助你们一臂之力,至少,不会让他现在就加入战局!”

    说到这里,斗蓬转身就向山下走去,他的声音随风传到了弯腰行礼的卢循耳中:“抓紧时间,因为刘裕也在全力攻城,能不能比他早一步到建康,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