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一十九章 九死一生报军情

    江州,豫章。

    何无忌面色阴沉,努力地想要保持着镇定,可是微微发抖的手,仍然出卖了这位北府名将当下的心态,即使是无数次的生死一线,也没有让他这样激动过,大殿之上,安静得连所有人的呼吸都听得清清楚楚,那是一种巨大的震惊之下,说不出话的感觉,甚至,让人觉得气氛压抑得心跳都要停止了。

    王弘的身上,遍是伤痕,这个一向风度如玉的世家公子,现在只能和狼狈不堪来形容,甚至,连一只脚上的靴子也不见了,赤着那只脚就站在大堂之上,而满脚的污泥伴随着刺鼻的混合着血腥,汗酸和焦尸的味道,钻进了每个人的鼻子里,只是这时候,已经没人再有心思在乎这些了。

    何无忌强作镇定地说道:“王郡相,你的军队呢,你的百姓呢,你的南康呢?就在昨天你还发来塘报,说是一切在你的计划和掌控之中,说是只等集市结束,就跟在俚人商团后面杀进岭南直取始兴,我这里都为了配合你的计划而提前结束征粮,要集中主力跟进了,结果你却给我来这一出?”

    王弘的眼中泪光闪闪,咬着嘴唇,他身上几处绑着的伤带,在微微地渗着血,这次所受的伤和苦难,是这个世家公子自从出身以来没有经历过的,可是他仍然咬着牙说道:“下官自知作为郡守,城在人在,城失人亡,按大晋律,镇南你现在就可以斩了我,但我这样逃回来,就是要把在南康发生的事情,告诉镇南你,以免你和整个江州,都遭遇了跟我一样的悲剧!”

    何无忌咬了咬牙,厉声道:“你说朱超石亲自带着妖贼攻打的南康郡城,我不信,打死我也不信。朱超石可是寄奴的亲传弟子,兄弟两都是忠义过人,这些年南征北战,立功无数,而部下的千余北府老兵,很多是经历过建义之战的功勋旧部,我很熟悉他们,宁可战死,也不会投降的,更不用说带着妖贼来攻打我们了!”

    王弘叹了口气:“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以前也跟镇南一样的想法,从来没有怀疑过朱超石,但现在回想起来,此人原来就是桓玄的部下,并非北府中人,当时投降我军,也只是力竭被迫,不得已为之,他说是要隐藏主力,把一军的北府老兵藏到了深山之中,但最后却是和妖贼一起来打我们的城池,此是我亲眼所见,若不是他行在前面,我经营了一年多的南康郡城,如此坚固,又怎么会给他这样轻易地突破?”

    张邵一直眉头深锁,突然说道:“王弘,你有没有看到朱超石带的部队?唐二牛这些老兵和将校们在不在?”

    王弘微微一愣,转而摇头道:“当时我在郡守府里,没有看到他攻城的事,是城中的司马唐顺子,亲自向我汇报的,当时城门已经失陷,州郡守军大部分放仗投降,而唐司马和几十个守卫郡守府的老兵则拼死断后,这才保我冲出重围,我回头逃跑的时候,也看朱超石和徐道覆那个恶贼在一起追杀我军,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好像没看到他身边有所带的北府兵呢。”

    殷阐咬了咬牙:“看来那些北府兄弟没有跟着朱超石一起叛变,这姓朱的只是自己投靠了妖贼,然后借口调开北府军,让妖贼对他们下了毒手。此贼真的是狼心狗肺,应该千刀万剐才是!”

    张邵的面色凝重,说道:“现在事情还没完全弄清楚,不可随便地冤枉好人,毕竟朱超石的兄长朱龄石现在正随着大帅一起北伐呢,还是一军主帅,要真的是朱超石谋反作乱,那朱龄石想必也有问题,大帅那里就有大危险了。此事最好要查清楚了再说,先把发生的事情通知大帅,让他早作准备,但不能轻言朱超石就是叛变投敌了。”

    何无忌长叹一声:“王弘,你说你和朱超石在南康经营了这么久,自称对敌人的一切动向都了如指掌,怎么会弄成这样呢?我现在问你,敌军是徐道覆亲自领兵,有多少人马,卢循在哪里?”

    王弘叹了口气:“当时一片兵荒马乱,城中到处都是妖贼,四处火起,而喊杀声震天动地,不仅有吴地老贼的那种吴越口音,更有不少岭南俚侗语,听起来还是分了不少部落的,并不完全相近。我虽然对此不是太熟,但也略知一二,这次攻打南康的贼军,数量应该不下三千,除了妖贼外,还有不少蛮夷参与!”

    何无忌的神色稍缓:“三千妖贼,过半的俚侗人,这就是了,这说明攻击的部队只有那徐道覆的始兴兵马,他为了迷惑我们的侦察,把大部分的兵力散在俚侗人的部落里,只带千余亲兵突袭,不管朱超石是不是叛变,都不可能给他大规模的兵力支援。”

    “至于那些俚侗人,应该是来做生意的那些俚人商贩,他们应该也是徐道覆派来的奸细,趁乱一起发动,想要制造混乱,让我们误判他们的兵力。兵法有云,能而示之不能,不能而示之能,徐道覆越是虚张声势,造出三千人的假象,就越说明他的真实部队不到三千,甚至可能不足两千。因为如果他真的有三五千人马,一定现在是偃旗息鼓,以最快的速度突袭这里了,王南康,只怕你的逃出,就是他故意放回来的!”

    张邵跟着点头道:“不错,王弘毕竟是文官,武艺不精,也只能说勉强会骑马,那骑术和武艺是谈不上的,虽然有唐司马等人的拼死阻击,但按说是不可能挡住徐道覆这样的悍匪追击,能逃回来只能说明是妖贼故意放你回来,要的就是把你看到的这些事向我们说明,以此推论,可能朱超石并没有叛变投敌,而是被妖贼突袭拿下了,至于用了什么手段,不得而知,想来,无非就是下毒,行刺,伏击,偷袭这些见不得人的伎俩吧,那也是妖贼最擅长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