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一十二章 末代使徒竟是他

黑袍的脸上,肌肉也在微微地跳动,几根跳动着的触须,也从他插入公孙五楼头盖骨上的手指指缝中若隐若现,这会儿他的五根手指,已经不再是这样直直地插进公孙五楼的脑袋里,  而是变成了抓捏状态。

  似乎是隔着一层头盖骨,黑袍的掌中正抓着什么,从那越来越可怕的嘶叫之声,就算是伏在地上的贺兰敏,也可以知道,黑袍的手中,正拿捏着公孙五楼脑子里那条被唤醒,  被激活的蛊虫。

  终于,  一阵熟悉的声音,恰似明月飞盟在嘶鸣时的那种声音,从公孙五楼的嘴里发出,公孙五楼的脑袋,突然就变成了一个给一刀切成两半的西瓜模样,猛地向左右两侧裂开。

  贺兰敏本能地略一抬头,却发现了一个可怕的景象,整个公孙五楼的脑子里,这会儿空空如也,内侧的头骨之内,只剩下了红白相间的液体,而整個大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有黑袍的手中,还抓着一只长约半尺,跟明月飞蛊刚破体时几乎一模一样的可怕蛊虫,浑身上下,都是一片红黄之间的,恶心的,粘乎乎的粘液,  正顺着黑袍的手指之间,缓缓下滴。

  贺兰敏这会儿终于忍不住内心的巨大恐惧与恶心,她见识过这个世上几乎所有可怕的,残忍的刑法,但这种以蛊虫食脑,五指开颅的可怕景象,就算是作梦也梦不到,刚才还跟自己有说有笑的公孙五楼,这会儿连个脑子也没有了,两片裂成两半的头骨,则分别扛在他的两侧脖子上,仿佛是一朵给一切两半,分垂两侧的花朵,那情形,说不出的恐怖。

  贺兰敏终于一张嘴,哇的一下,把今天早晨吃的所有东西,全都吐了出来,连绿色的胆汁也呕了出来,  一向爱干净,总把自己打扮得香喷喷的这个女人,这会儿处在如此可怕血腥的一个空间,甚至第一次感觉到,连自己的呕吐物,都是这么地别具形状,没那么讨厌了。

  黑袍的手里抓着这只蛊虫,双目微闭,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在从这只蛊虫的身上,在读取什么,或者是施法作事,直到贺兰敏连胆汁都吐不出来,几乎只剩下喘息和干呕的时候,她抬起了头,看到黑袍正好站在自己的面前,面带微笑,而手中的那只蛊虫则在张牙舞爪地盯着自己,而黑袍的声音也传入她的耳中:“敏敏,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残忍了点?”

  贺兰敏吓得连忙磕起了头,甚至这几下直接磕在了自己刚刚的呕吐物里,这时候的她,也根本顾不得这些了,一边磕,一边说:“不,不,不,,师父大仁大义,诛灭公孙五楼,取出,取出神蛊,那是,那是仁义之举,那是…………”

  黑袍冷笑道:“这蛊在公孙五楼的身上,随他经历了所有的事,刚才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之间的事,敏敏,你跟他之间的协议,挺好的啊,先是助慕容林拿假天牌换真天牌,再拿天牌放在公孙五楼的身上,高,实在是高哪。”

  贺兰敏这会儿已经痛哭流涕:“我错了,我该死,我不应该起这心思的,只是,只是我只是想活啊,我想求生,我不想死,可我不会象公孙五楼一样,对师父你下杀手啊,公孙五楼他,他找刺客,想害师父你,我,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若有半句…………”

  一阵可怕的嘶鸣声,在贺兰敏的面前响起,一只可怕的,浑身沾满金黄色粘液的蛊虫,就在她面前不到一尺的地方,在那里蠕动着,贺兰敏吓得整个人几乎都要石化了,这只蛊虫的眼睛是通红的,甚至长得有几分象公孙五楼,她忽然尖叫了起来:“啊,你这怪物,离我远点,离我远点,师父,这,这是公孙五楼啊,伱快杀了它,快毁了它!”

  黑袍笑着摇了摇头,手一使劲,只见这只长得象公孙五楼的蛊虫,一阵尖叫,顿时就不动了,捏在黑袍的手中,几乎就是一条僵死之虫,黑袍转过了身,踩过地上的那两个太监杀手的腐肉堆,走到了慕容超的面前,左手一捏他的嘴,满脸都是口水,仍然在昏昏欲睡的慕容超张开了嘴,而黑袍的右手一递,那条蛊虫,半尺多的身躯,猛地一钻一动,就这样直接进了慕容超的肚子里,消失不见。

  贺兰敏又是一阵强烈的恶心,张嘴欲吐,却是再也吐不出来什么了,黑袍就这样冷冷地站在她的身前,一动不动,一直等到贺兰敏吐完之后,才冷冷地说道:“敏敏,这也是你这回没有跟公孙五楼一样给我处决的原因,就是因为你没跟一样,处心积虑地想要杀我,虽然你也想逃离我,但起码没有反杀我,所以,我不会现在就杀你。”

  贺兰敏的眼中泪光闪闪,她的娇躯在微微地发抖,说道:“我,我愿意以后为师父做公孙五楼做的那些事,再也不敢有动摇了,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蛊虫,我,我绝不敢再试图去摆脱。”

  黑袍叹了口气:“你们啊,就是等不及,早跟你们说了,万年太平如果成功,你们脑子里的这些蛊虫,都不再是问题,不是说只有杀了我,才能摆脱控制,就象公孙五楼,我要是真死了,没人镇住他脑子里的蛊,到时候控魂针无法定住苏醒的蛊虫,他会死的比这次还惨!”

  贺兰敏睁大了眼睛:“这,这不可能吧,能比这还惨?!”

  黑袍微微一笑:“当然,我五指插进他脑子里的那一刻,他已经死了,后面不过是蛊虫苏醒,一边吃他的脑子,一边掌握他的记忆,我也是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毕竟,人会说谎,但这蛊虫,不会。敏敏,你既然求我给他个痛快的死法,我得给你这个面子,对不对?”

  贺兰敏的声音在发抖,她看向了那躺在榻上,双目紧闭,身体微微地晃动着,却不再流出口水的慕容超:“那,那慕容超他…………”

  黑袍笑道:“那是你最新的师弟,也是我最后的一个使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