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五百一十三章 众叛亲离心头憾

贺兰敏咬了咬牙:“就是说,你把公孙五楼体内的那个蛊虫,让慕容超吃了,这个蛊虫就是在他体内安家了,就跟我现在体内的那个一样?”

  黑袍微微一笑:“不错,蛊虫可以给你们超过常人的容貌,  智慧,也可以给你们不死不老的能力,但是,它也会知道你所经历的事,如果你背叛对你下蛊之人,那这個人就能象我刚才一样,催动蛊虫苏醒过来,  然后啃吃掉伱的内脏和脑子,就象公孙五楼那样。”

  贺兰敏看了一眼公孙五楼那恐怖的尸体,  几乎又是忍不住一口要吐出来,她一阵剧烈的咳嗽,拿起掉在地上的那两堆腐肉中的一把毒剑,上前对着公孙五楼的尸体就是一阵攒刺,很快,公孙五楼那剩下的尸体,也变成了一堆腐烂的脓液,只有骨头,还在绿油油的,如同给刷了一层绿漆。

  黑袍冷冷地看着贺兰敏把毒剑扔进了公孙五楼的尸骨之中,说道:“敏敏,以前的事,就到此为止,我今天没出手要你的性命,也是念在当年在北魏的时候,我没有出手救下你的儿子,你恨我,  怨我,  又受慕容兰的影响想离开我,也不全是你背叛我,有我的过失,所以,在现在这个时候,我放过你这回,但是,以后你若是再有叛离我的想法,再想自行其事地背叛我,那今天的公孙五楼,就是你以后的下场!”

  贺兰敏惨然一笑:“我刚才都说了,我会象公孙五楼为你办事一样,对你无条件地忠诚,但是,这真的有用吗?那条蛊虫,那条你喂给慕容超的蛊虫,究竟算是蛊虫,还算是公孙五楼?”

  黑袍沉吟了一下,  说道:“它仍然是蛊虫,只不过,它承载了一部分公孙五楼的记忆而已,但在公孙五楼之前,它就承载了很多之前的人的记忆,现在我让慕容超吞下了此蛊,这蛊会暂时地缩小,变成小指粗细和长短,然后找到一个让它自己舒服的位置,进入休眠期。除非受到我的催动,是不会醒来的。”

  说到这里,黑袍微微一笑:“就象你体内的那条,也是休眠之中,只要你安心听话,我可以永远不让它醒过来,甚至,在某些我认为合适的时候,还会帮你主动排出此蛊!”

  贺兰敏咬了咬牙:“我还有排出来的机会吗?若是广固城守不住,我们全都得死,连同我体内的这只蛊虫!”

  黑袍冷笑道:“怎么,突然又对我没有信心了吗?敏敏,难道你以为,刘裕这回真的能攻下广固?”

  贺兰敏有些意外:“都已经打成这样了,对西城的突击,也快要失败,你真的可以挽回局势?”

  黑袍哈哈一笑:“截止到现在为止,一切的发展,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就象公孙五楼。”他说到这里,看了公孙五楼的尸骨一眼,勾了勾嘴角,“对我来说,他已经利用完了,哪怕他冲出去,去联接后秦兵马,或者是自立,都暂时没有关系了,如果不是他回来想要刺杀我,夺取指挥大权,然后向晋军投降,我也懒得现在就要他的性命!”

  贺兰敏讶道:“你不是早就作好准备,要慕容超吃下公孙五楼的这只…………”

  黑袍叹了口气:“那只是个意外,实际上,我可没有下令要带慕容超过来,是公孙五楼拿出那块破牌子,要侍卫们把慕容超抬过来的,为的是让他的两个刺客来取我性命,然后他再以慕容超的名义下旨去向刘裕投降。他以为,只要取了我的性命,就能平息刘裕的愤怒,再让慕容兰去议和,就能让刘裕退兵,甚至能让刘裕放过他!”

  说到这里,黑袍冷笑道:“真的是可怜虫的想法,刘裕难道还会放过他这条命吗?晋军上下,恐怕比恨我都要更恨他,而这城里的鲜卑将军们也一样,慕容镇慕容林,还有你大哥贺兰卢这些人,如果知道了东城的真相,必会杀他而后快,到死前他还没明白,只有靠了我才能活下去,离开了我,他只有死路一条!”

  贺兰敏轻轻地摇了摇头:“他也只是个可怜的人,从头到尾,只不过是想好好的活着而已,只不过,他害了这么多人,作了这么多恶,有此结局,也是报应不爽。”

  说到这里,贺兰敏低下了头,喃喃道:“其实我做的恶事,一点也不比他少,甚至更多,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就仿佛能看到我的将来,师父,我只求你一件事,那就是我死的时候,能不能别让那蛊虫吃掉我,我想作为一个人,完完整整地留个全尸,而不是以我的血肉,去喂饱一个妖物,或者是变成明月这样的怪物!”

  黑袍笑道:“也是,敏敏一向对你的这绝色容颜骄傲,宁可是死,也不想变成飞蛊的,这点我可以答应你,刚才公孙五楼骂我的那些话,虽然难听,但有句话他没说错,我确实是众叛亲离,身边几乎没有一个亲人或者是可以说话的对象了。”

  说到这里,黑袍低下了头,眼神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我的兄弟们嫉妒我,必欲除我而后快,逼我有家难回,有国难投。我最爱的女人,被我的大嫂和兄弟所陷害,活活打死在狱中。我的儿子们,个个只想争权夺利,巴不得我早死,这样他们能光明正大的抢我的位置,我耗尽毕生心血所恢复的大燕,就在这些龟儿子们手中再次灭亡!”

  “我最信任的弟弟,我想托他照顾我的儿子们,照顾我留下的帝国,他却在最关键的时候背叛了大燕,率军南下自己建国,甚至还想杀掉慕容宝夺取继承权。而我从小亲手训练出来,视如已出的亲妹妹,我甚至想让她接掌我天道盟的霸业,居然会为了一个汉人男子,背叛了我,不仅跟他生儿育女,更是不惜背叛我,成为我心头永远的痛!”

  说到这里,黑袍的眼中闪过一道雷电般的愤怒之光,狠狠地一掌击出,掌风凌厉,击在公孙五楼的骸骨之上,顿时,把这具骨架打成一堆绿色的粉末,闪着诡异的磷光,再也不成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