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法正的要求

    法正来到关中的这段时间其实并不快乐,吕布对他们父子很好,也很重视,法衍是被吕布当做未来廷尉来培养的,而法正也能感受到吕布对自己的重视和培养。

    但跟老爹法衍不同,他对于修撰律法并不是太感兴趣。

    法家其实也属于名士家庭,先祖乃齐襄王田法章,秦灭齐国时,田氏子孙不敢自称田姓,是以这一支改名法姓。

    法正曾祖父法雄曾任南郡太守,祖父法真也是当世名士,按理说,法家这么下来,妥妥的就是关中名士了,但偏偏出了个法衍。

    法家虽然姓法,但跟学术上的法家学派没有什么关系,但法衍却偏偏就喜欢法家学说,大半生都在研究这个,也不是没有过机会,法衍也是举孝廉出身,曾做过司徒掾,但凡法衍懂些规矩,凭借法真留下的政治资本,足够让法家再进一步。

    但偏偏,法衍对法学的推崇到了偏执的地步,奉行的也是将律法贯彻到底的那一套,也因此,祖上积累下来的人脉逐渐被他耗尽!

    吕布推行地税时,当时已经避难蜀地的法衍听闻后仿佛遇到了知己,不顾法正劝说带着他回来,将家中田地主动上报,搞得当时负责丈量田地的人一度以为法家实际上还有土地隐瞒未报。

    接下来,就是吕布屠戮关中士人了,关中士族怨声载道,然而法衍却是那万花丛中一点绿,觉得吕布此举合情合理,最重要的是合法。

    法家仅剩的那点人脉……没了。

    法正能怎样?而且也因此,法家躲过了吕布的屠刀,也算是福祸相依了。

    后来吕布施行大考,法衍如愿入吕布麾下,并被分配到廷尉署做了廷尉左监,法正也在廷尉署谋了份差事。

    但相比于父亲而言,法正并不推崇法家,至少没他爹那么疯狂,相比于修法,法正更喜欢运筹帷幄,立不世之功。

    可惜吕布帐下有贾诩、郭嘉、李儒、荀攸四位谋士,法正此前跟郭嘉有过较量,知道这位是有真才实学的,但上次较量虽然输了,但不代表他服气,心中一直有跟郭嘉一较高下的心思,可惜没有机会。

    这次,典韦突然来找,法正觉得自己机会可能来了。

    “参见主公!”法正对着吕布一拜,躬身道。

    “孝直不必多礼。”吕布看着眼前的少年,微笑道:“当日策论,孝直惜败于奉孝,不过兵法却是位列第一,天下人才虽多,但孝直当可称顶尖。”

    法正微笑道:“主公谬赞。”

    看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吕布笑道:“看来孝直已经猜到我为何寻你前来了。”

    “略有所思,只是不知是否对。”法正躬身道。

    “哦?”吕布来了兴致,点头道:“孝直不妨说说。”

    “喏!”法正躬身道:“主公唤正前来,可是为蜀中之事?”

    吕布闻言与贾诩对视一眼,看向法正道:“何以见得?”

    “前翻主公伐蜀,当是试探,然蜀中刘焉既死,幼子刘璋难慑群狼,蜀中内部此时必然矛盾重重,所以此时正是入蜀之良机!”法正自信道。

    吕布闻言笑了,点头道:“不错,如今确是入蜀良机,但蜀道难入,便是蜀地内乱,想要攻入蜀地也是不易,是以需有人入蜀,见机行事,施以离间。”

    法正立刻躬身道:“正愿入蜀,为主公效力。”

    “你有何条件,可以说。”吕布笑道。

    “确有一事,在下孤身入蜀怕独力难支,有一故友……只是此人身份有些……”法正躬身道。

    “哦?何人?”吕布看向法正道:“你且说来。”

    “此人乃正同郡好友,孟达,只是前翻因犯了些事被下狱,正恳请主公能网开一面,让他随法正入蜀戴罪立功。”法正躬身道。

    “孟达?”吕布仔细回忆了一下,完全没有印象,这是个陌生的名字:“所犯何事?”

    “瞒报人丁数量。”法正苦笑道。

    扶风一带并非当初吕布整治的重灾区,这些事情是后来才彻查的,孟家虽是豪族,但也只是普通水平,所以清算的时候也没被赶尽杀绝,只是下狱已经算是好结果了,但就算这样,法正也不敢胡乱来求情。

    见吕布沉吟,法正连忙补充道:“并不多,只有十余人……”

    “行了,你亲自持我将令去将此人救出,连他家眷一并放了,也让你们入蜀没有后顾之忧。”吕布打断法正的话,取出一枚将令递给法正,并让荀攸写一份文书放了孟达。

    “谢主公!”法正大喜,连忙躬身接过吕布的将令,对着吕布一拜道。

    “去吧,莫要让我失望!”吕布点点头。

    法正肃容道:“主公放心,正必为主公谋得蜀地。”

    郭嘉也只是谋得一个河东而已,他要为吕布谋得蜀地,这可比区区河东大多了。

    “量力而为,先保自身,区区一个蜀中,若是伤了我未来军师可就得不偿失了!”吕布微笑道。

    有些话,你明知道只是客气话,还是很容易让人热血澎湃,法正没说什么,接过荀攸写好的文书,对着吕布深深一拜,而后便躬身告退。

    “此子一直留在廷尉署倒是屈才了!”看法正离开后,吕布感慨道。

    “他还未到二十岁,未来很长,主公何必担心?”贾诩呵呵一笑,法正今年还不满二十呢,二十岁就担当如此重任,这次蜀地的事情若是成功了,法正前途不可限量。

    吕布点点头,少年成名有时候也未必就是好事,不过这法正他是极为看好的,轻狂就轻狂一些吧,贾诩和郭嘉一个懒蛋,一个酒鬼,有时候终究还是觉得有些不靠谱,法正就算轻狂些,看起来也总比这两人像样。

    “春耕将至,莫说这些了,公达,这春耕事宜可曾准备好?”吕布看向一旁的荀攸道,蜀中之事,一时半会儿也出不来结果,对吕布来说,现下最要紧的是不能误了农耕,关中倒还好说,这两年已经有了套路,南阳和河东新得,这两处得跟上,另外吕布优化作物的那几片田也得继续跟进,按照那光脑所给的学问,这般优化个五年开始就会出现明显的效果,十年能够达到粮产翻倍之效!

    若真能让粮产翻倍,那单是粮食这一样,就能让吕布在综合实力上碾压天下,当然,这不是吕布真正关心的,而是这优化作物若能不断优化下去,将来是有翻十倍可能的。

    那是什么概念!?

    吕布几乎不敢想象。

    到时候,天下还会有饿死的人么?

    虽说吕布现在开始提升工匠、商贩的地位,但他最重视的还是农耕,这是根本,如果农耕不兴,其他事情都是无根漂萍,只有农耕发达,足够供养,才能让一些人腾出手来做行商、做工匠。

    “主公放心,如今就是河东与上党这边需要着重跟进。”荀攸点点头,吕布对民生的关注在这乱世之中堪称奇葩,但效果也是极为惊人的,如今关中是人心所向,吕布哪怕说自己是真龙降世,怕也有人信。

    可惜了,这条路只有吕布能走,其他人走不了。

    河东跟上党去年才得到,对于关中的法令很多都是不适应甚至会产生排斥心里,所以此二地也将成为今年重点治理地方,相信只要过了今年,百姓会慢慢接受甚至拥戴吕布,如此来个三五年,就可以将并州都拿下了。

    “倒是河洛之地主公该着重看看。”一旁的贾诩提醒道。

    去年除了河东之外,河洛也派了卫觊过去,主要是吕布手中现在没有适合人选,赵昂、姜叙、梁宽这些人还是有些不足,所以吕布让他们去河洛当副手,一来若卫觊瞎搞,他们也能及时阻止,二来也刻意多学些经验,尹奉将来会接手南阳太守之位,这是吕布跟李儒当初定下的人选,河南尹这边,吕布也想从这些人中挑选一个出来负责。

    毕竟相比于卫觊,这些人吕布更放心一些。

    “河洛怎了?”吕布疑惑道,莫不是曹操不知死活占了成皋?

    吕布让魏续、成廉、魏越去那边,却没让他们占据成皋,为的就是告诉袁绍和曹操,自己只是在这里弄些地,没有开战的意思。

    所以成皋算是吕布和关东诸侯之间的缓冲地,如果曹操不知死活的占据了成皋,那就别怪吕布跟他不客气了。

    “去岁大河两岸遭了蝗灾,兖州许多郡县颗粒无收,大量流民难逃,也有一些进入河洛,如今这河洛一带,据伯觎传来的户籍数据,至去岁年底,已有八千户之多!”荀攸解释道。

    八千户相比于河洛来说,自然是少的,而且少的有些不像话,但要知道河洛百姓在之前可都是被迁至关中了,河洛几乎成了一片废土,这一念间就增加八千户,少说都有四万人,这还是关东诸侯将吕布妖魔化的结果,若非如此,恐怕还会更多。

    “好事啊。”吕布闻言却是颇为欣喜,对荀攸道:“告知伯觎,只要肯来,便收下,最好派人去中原煽动百姓来投,做好户籍,稍后朝廷这边会拟一份惠民之策!”

    又要惠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