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小胜

    “口令!”我军军火仓库门口,负责守卫仓库的少尉拦住吕布的去路,厉喝道。

    “富士山下!”

    少尉闻言,伸手摸枪,吕布几乎是在他动手的时间察觉到不对,瞬间抢近,一个掌刀击碎对方筋骨,齐家铭和吕布的几名部下迅速抢近,干脆果决的用拆下来的刺刀将附近的几名倭军击杀,迅速拖到一旁,自有将士上前,装作守卫仓库的倭寇,吕布等人将尸体拖进了仓库。

    等探照灯照过来的时候,一切如常,吕布像摸像样的行了个军礼,然后带着人进去,尸体也被拖进了仓库。

    “找炸弹!”进入仓库后,迅速将守备仓库的倭寇解决,吕布看着众人道。

    倭寇仓库中有不少重炮,吕布找了一圈,却没找到想要的定时炸弹。

    “怎么办?”齐家铭看向吕布。

    “引线,炸药包。”吕布招了招手,齐家铭等人还不明白要干什么,那边吕布带来的人已经将一个个炸药包找到放置于各处,用引线连接起来一直到门口。。

    “每人携带十个手雷,准备撤。”吕布给自己点了根烟。

    众人迅速找到存放手雷的地方,每人携带十个手雷有些臃肿,不过吕布既然说了,照做就是。

    “走!”吕布弯腰,将抽了两口的烟搭在引线上,带着众人出了仓库,没有往四行仓库方向走,而是去了距离二百米外的一处大楼上。

    迎面一列巡逻倭寇过来,齐家铭等人下意识的握紧了刺刀,吕布看着对方的队长:“口令!”

    “武运昌隆!回令!”

    “噗!”吕布瞬间抢上,一拳击碎对方的胸口,齐家铭等人立刻冲上来,迅速解决掉这列士兵,熟练地将尸体拖到阴影中。

    那边引线估计已经开始燃烧了,吕布来到大楼下,守着大楼的士兵喝道:“口令!”

    “武运昌隆!回令!”

    “大和必胜!”对方给吕布行了个礼, 皱眉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奉近卫勋联队长命令, 今夜可能有敌军潜入我部, 各处高地需要加派人手!”

    “辛苦了!”队长放行,吕布就这样带着人一路朝天台走去。

    “轰隆隆~”

    刚走到一半,军火库爆炸, 一瞬间产生的气浪,让整个楼都摇晃起来, 所有玻璃都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碎, 哪怕隔着两百米远, 依旧能够感受到一股灼热的气浪涌过!

    “成功了!”有人惊喜的低喊了一声。

    “闭嘴!”齐家铭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见没人察觉, 拍了对方脑袋一巴掌:“找死啊!”

    “继续走!”吕布待大楼颤抖停止后,带着人继续上楼,一直来到楼顶, 有几名士兵正在站岗, 警惕的看着四周, 找寻可能存在的敌人, 见到吕布一行人上来之后,见吕布穿着尉官衣服, 连忙对着吕布行礼。

    吕布回了一礼,示意对方继续警戒。

    待对方回头后,摆摆手, 无需他再说什么,齐家铭等人迅速摸近, 一把捂住对方的口鼻,刺刀从后腰捅进去, 然后狠狠一搅,五名负责楼顶站岗的将士立刻没了声息。

    吕布站在楼顶俯视下方, 正看到大量倭寇朝着这边集结,有的在灭火,有的在四处联络人,这个时候,联队长近卫勋的死恐怕也被察觉了,现场混乱无比。

    “手雷!”吕布看着这一幕却是兴奋了,群龙无首, 各自为战,这个时候最适合浑水摸鱼。

    齐家铭等人此刻也明白吕布为何要带这么多手雷了,二话不说,连忙把手雷拿到吕布这边:“长官, 往哪儿扔?”

    吕布接过一颗手雷,在墙体上一颗,猛地丢出,手雷划过两百米的距离,落入一群人中,瞬间爆炸。

    “哪儿人多往哪儿扔!”吕布看向齐家铭:“做得到么?”

    齐家铭:“……”

    这个真不行。

    两百米远,要不是吕布亲自示范,他不相信有人能做到,而吕布的投掷范围显然不止是两百米,但见吕布将一颗颗手榴弹精准的扔到两百米外的人群中,最远的地方,甚至肉眼看不清楚,少说也有四百米了,但看吕布的样子,却仍旧游刃有余。

    接连不断的手雷在人群中爆炸,倭寇却根本不知道这手雷是哪儿扔来的,哇哇乱叫着四处开枪,加上军火库大爆炸,大量倭寇往这边集中,让战场更加混乱,吕布不停歇的将众人带上来的近四百颗手雷扔在人群中,炸死多少人不知道,但到了最后,能明显感觉到叫喊声停歇了,哪怕还有活人,此刻也不敢继续叫喊了。

    “撤吧!”吕布这才满意的拍拍手,看了看天色,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四五个小时过去了,再过一段时间,天就要亮了,他们必须现在赶回去,为迎战下一波倭寇做准备。

    回去的路畅通无阻,倭寇用来攻打四行仓库的整整一个联队一夜间被吕布打残了,路上零星的倭寇见到这支人马也没什么怀疑,或者说已经懒得管了,没人指挥,上到联队长,下到各级指挥官都死的差不多了,整个指挥体系被摧毁,导致指挥瘫痪,以至于吕布这一支人马到了四行仓库这边时,都没一个上来盘问的。

    四行仓库外还有一支中队在戒备,吕布带着人过来,因为是从后方过来的,所以并未引起怀疑,中队长见到有人过来,连忙询问后方发生了什么事。

    “军火库被炸,联队长玉碎,已经彻底乱了!”吕布看了看四周,对方的防线布置的颇为讲究:“电话线被人摧毁,在下奉上峰命令,前来让各军立刻撤回,重新整编后再行进攻。”

    “可嗖~”中尉怒骂道:“一定是那些卑鄙的只呐人,全队集合!”

    指挥部都被人端了,继续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当下集结兵马就准备撤走。

    眼看着对方中队全部集结,吕布笑了,拿出四个手雷,打开在两名士兵的钢盔上一磕,随手丢进人群中。

    轰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中,刚刚集结的中队被突如其来的爆炸炸蒙了,下一刻,吕布拔出双刀便杀入人群中,齐家铭等人也迅速投入战斗,人群中,但见吕布双刀如风,人头乱滚,齐家铭这些人迅速将周围没有反应过来的倭寇一一点名,战斗持续了不到五分钟便结束了,除了两人不幸中弹之外,无一阵亡。

    四十人几乎无损正面击灭倭寇一个精锐的中队,哪怕是最精锐的德械师,以前也不敢想象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想想今夜发生的事情,却也释然了,整个联队貌似都是被他们打没的,区区一个中队,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将受伤的兄弟们送回去,让谢团长带人过来清理战场,给我把所有手雷都捡回去!”吕布看向齐家铭道。

    该说不说,倭寇的香瓜手雷无论手感还是威力,都比白天用的木柄手雷要强很多。

    “是!”齐家铭兴奋的答应一声,带着人返回仓库,不一会儿,谢晋元亲自带着人来打扫战场,看着空荡荡的街道,找不到半个倭寇,谢晋元有些失神。

    “倭寇真的退了?”谢晋元有些不可思议道。

    他虽然做好了以身殉国的准备,但做梦也没想到能把仗打到这种地步,一个联队都被打没了,这大概是他们参战以来最显著的战绩。

    “暂时的,倭寇在这边投入的军队太多,最迟明日一早,新的军队便会顶上来,到时候,进攻会更猛烈!”吕布点了点头,随后笑道。

    “已经足够了!”谢晋元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吕布一礼道:“先生今日之恩,晋元毕生难忘,有生之年,先生但有吩咐,只要不是背叛祖国和人民,晋元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言重,都说了,都是为国而战,无需客气。”吕布摆了摆手道,准备迎接下一仗吧,下一仗可就没这般容易了。

    甚至倭寇在吃了这么大的亏后,是否还会在意租界都是两说。

    “好!”谢晋元答应一声,催促众人收拾战场,齐家铭等人回到仓库后,倒头就睡,包括吕布带来的人,他们太累了,尤其是跟着吕布的十八人,他们可是跟着吕布一路杀穿倭寇抵达这里的,连续三天没有合眼,眼下终于有些许喘息之机,在吕布的示意下,所有人都去休息,一个个睡的鼾声如雷。

    吕布也找了个地方闭目休息,他的身体与常人不同,能长时间不睡,不过有条件的情况下,适当休息,状态会更好。

    一夜间端掉敌军一个联队,这样的大胜对于守在四行仓库的人而言,无疑是一记强心针,连夜催促那些收编的逃兵开始修缮防御工事,挖掘战壕,准备迎接新的战斗。

    “是他,一定是那些潜入我军的只呐人!”松井大将在得知一个联队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后,自然是勃然大怒,一个精锐的步兵联队被生生打残,这绝对是那支该死的特殊部队才能做到的。

    “立刻调集藤田联队还有松岛联队出发,明天不惜一切代价,给我将这该死的仓库攻破!”

    “将军,是否动用重炮?”一名联队长询问道。

    如果能够动用重炮的话,四行仓库根本守不了多久。

    “暂时不用。”松井大将迟疑片刻后,摇头道:“快去!”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