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结束

    虽然没能让老爷子在去世前亲眼再看一眼故乡,但吕布还是将老爷子送回了故里,在故乡低调安葬,葬礼并不隆重,按照的也都是故乡的习俗下葬。

    悲伤吗?

    有点儿,但就如吕布表现的那般,并不强烈,他已见惯了生离死别,父亲前半生吃了很多苦,后半生也算享尽了富贵,晚年过的也算安宁。

    回到美利坚后,吕布将万宗华招来,让他参选州长。

    “少爷,我不行吧?”万宗华愕然的看着吕布,这不该是吕布参选么?

    “老爷子生前想光宗耀祖,不过这州长的位置其实没必要吕家人来当,我们要的是控制而非虚名,至少现在我当州长不合适,但这里得有一个华人州长才行。”吕布笑道。

    一个华人州长,象征意义很大,老爷子其实是喜欢风光的,所以吕布让老爷子走到前台去体验一把,但对吕布来说,这个州长意义不大,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拿,但必须保证这个州长之位是华人。

    现在加利福尼亚州对美利坚的华人来说意义很不同,有些像主心骨的位置。

    “而且我也没时间管这些,你当了这么长时间的会长,人气自然有,你最合适。。”吕布拍了拍万宗华的肩膀道:“好好干。”

    “可……我什么都没准备啊。”万宗华愕然道。

    “不需要准备什么,竞选的事情有专业的团队帮你处理,安心了解一下州长的事情就行了。”

    “哎~”

    万宗华感觉压力很大,好好地管自己的武行就行了,莫名其妙的成了州长?

    接下来的竞选如同吕布所说,基本没什么问题,这州长万宗华一干,就干到寿终正寝。

    处理完这些事情,汉庭娱乐也步入了正轨,旗下有几名大导演开始接棒吕布,吕布也渐渐从影坛退出,偶尔兴致来了,会执导一部电影, 但更多的时间, 还是在啃科技, 带着科研团队搞研究,或者抽空给汉庭集团定个阶段性的发展方向。

    小吕雯一天天长大,吕布发现两个儿子各有追求, 倒是这小女儿喜欢商业这方面,倒是未来汉庭的合适继承人, 十几岁开始, 就正式着重这方面的培养。

    “爹, 为什么我们员工的薪酬是别家公司的两倍还多?尖端人才也就罢了,寻常员工是不是过高了些?很多财团都对我们这一点很不满。”二十四岁的吕雯已经开始入主集团参与汉庭的管理, 她对汉庭集团一直以来的高福利有些不解。

    其实在这边,员工福利已经很高了,但汉庭更高。

    “谈谈每隔几年出现周期性金融危机的看法吧。”吕布吕布正在看报, 闻言笑问道。

    吕雯侃侃而谈, 说了很多学术性的东西。

    “说的不错, 考试的话, 应该能得高分。”吕布笑道:“但这不过是有些人想让旁人这么想而已,说白了, 就是社会的财富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底层手里没钱了,资本的本质就是贪婪, 但汉庭集团不同,它代表着我们华夏文化在这异国他乡的精神,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这个道理,资本是永远不会懂也不愿意去懂的, 就财富而言,我们现在的财富足够吕家人混吃等死十代无忧,但真的无忧吗?几次金融危机,掌舵人若处理不好,可能直接就没了。”

    “你以为在这里为什么很少出现排华事件?”吕布看着女儿的神色,笑问道。

    “高福利。”吕雯肯定的道。

    “对了,而且因为这高福利是华人带给他们的, 为什么要排华?加利福尼亚州的白人跟其他州的白人放在一起,你会发现格格不入,泰坦尼克号看过吧。”

    “嗯。”吕雯点点头,自家二哥二嫂主演, 父亲亲自执导的电影,她看了不止一遍。

    “里面华人的地位都是被美化后的,现实情况更糟,你们这代人或许不太理解,爹和你妈,你爷爷还有你万叔都是经历过的,人性这东西,你若仔细研究会很绝望,但在绝望中,却又总会有一缕光明冲进这股绝望里,让人不至于沉沦,你只有精通了人性,才能真正做好这条船的船长。”

    “回到问题本身来看,实际上每一次金融危机都是有迹可循的,底层人没钱了,社会资源疯狂向我们这些人集中,将利益分出去,既是为他人着想,也是自保,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这样才能长久,作为掌舵人,你的眼光,你的心胸都不能局限在汉庭一家而是整个天下!”吕布伸了个懒腰道。

    汉庭集团在历次危机中,自然也会受到影响,但相比于哀鸿一片的市场,汉庭却能做到稳中求进,在历次危机中不但没有沉沦然而越做越大,就是这个道理。

    吕布建立的这个体系,只要一直持续下去,会不断扩大影响,短期看,自然不如那些大资本利润大,因为吕布将大半利润都分出去,但从长远来看,吕布设计的这套体系才更接近完美。

    当然,世间万物兴衰有道,吕布不可能保证几百年后还能做到,但那又如何?

    这次长谈,父女俩谈了很久,而这次长谈后,能够明显察觉到女儿的改变,接下来的几年,吕布给了女儿很多历练,吕雯也不负吕布期待,在三十二岁那年成功接掌汉庭集团,并将吕布这套理论著书,不怕人学,这八年的时间里,吕雯已经摸透了资本的根本,新兴行业可能学吕布,但资本很难学,不是不懂,而是停不下来。

    而正如吕布所言,将时间延长到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他的这套方式让汉庭经久不衰,而很多昔日的大资本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再看,很多都已经不存在了。

    也有存在下来的,多少都是有些革新的。

    而在这些年里,吕布带着科研团队将电脑进行了五代革新,如今电脑的成本已经足够让普通人都很容易使用,信息时代正式来临。

    同时汉庭的影响力也开始向整个美利坚扩张。

    吕雯正式执掌汉庭后,吕布便退居幕后,基本不再插手这些事情,除了带着科研团队研究信息化外,吕布还开始尝试基因工程,他以自己为研究对象,想要在基因中找寻天赋密码。

    果然,随着研究的进行,吕布惊喜的在基因中发现自己的基因排列组合与常人不同,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度,却有百分之一的不同。

    在生物学上,这都相当于两个物种了,但吕布能够繁衍后代,显然还是人,所以他将这百分之一的基因称之为神之基因。

    并且提出一些理论,这百分之一的基因中包含着人的各种天赋,只是多少有所区别而已,每个人都有,不太明显的,普通人,明显的可称之为天才,但能达到百分之一差距的,可以代表超脱。

    就像现在,年过百岁的吕布,看起来还是四十多一般,而比他小好多的妻子杨文悦却已经是垂垂老妪。

    能否人为去控制增加神之基因?吕布花了三十年时间,更新迭代了五次技术,终于成功让一只白鼠拥有了坚韧的皮肤,这是直接从基因上改良的。

    也在这一年,陪伴他半生的妻子杨文悦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哪怕有吕布堪称神级的医术和最先进的养生,终究还是到了最后。

    “夫君,文悦这一生能得夫君青睐,已经无憾了。”病床前,文悦伸手摸索着吕布的脸庞,满是褶皱的脸上,充斥着幸福:“只可惜,文悦不能陪伴夫君走到最后了,也感谢夫君这一生未曾因文悦年老色衰而抛弃,其实夫君若想找个小的,文悦不会生气。”

    “没必要,有夫人便足以。”吕布笑着摇摇头,他看淡生死,这生离死别之际,也总能保持理智。

    “但文悦有愧,文悦知道夫君其实是需要的,只是……请夫君原谅文悦自私,不愿将夫君分享给别人。”杨文悦轻声道。

    “人之常情。”吕布握着妻子的手笑道。

    “文悦走后,夫君再找个老伴陪伴吧,文悦不忍夫君孤独终老。”杨文悦轻声道。

    “我其实……想找个小的行吗?”吕布问道。

    “噗嗤~”杨文悦忍不住笑了出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摇摇头道:“不行,老的可以,小的文悦会吃醋。”

    “那就不找了,吕布说话,一言九鼎!”吕布点点头,肃容道。

    “别人说,文悦不信,但夫君说了,文悦是信的。”杨文悦想要起身,却做不到,吕布会意,将头伸到她脸边,亲昵的蹭了蹭。

    “夫君要找小的就找吧,找老的……我怕她活不过夫君。”杨文悦在吕布耳边轻声道。

    “怕满足不了人家,给我戴帽子怎办?”

    “骗人。”杨文悦白了吕布一眼,自家男人的战斗力自己很清楚。

    临终之际,杨文悦没提儿女,只是絮絮叨叨的跟吕布说着一些美好的回忆,他们这一生平淡的波澜不惊,无论什么事,吕布都能解决,致使到现在,杨文悦的心性还不如吕雯,但作为一个女人,或许很少有人能如她这般幸福。

    吕布知她怕黑,一直陪着她,直到生命的终结。

    妻子走了,吕布的牵挂也少了一分,基本不管什么事了,每天都在研究基因工程。

    五十年后,吕雯也进入老年状态,吕布此时看起来像六十出头,因为基因工程的几次突破,吕雯看起来也不太显老,但两人站在一起,吕雯更像妈。

    吕家人丁渐渐兴旺起来,又过十年,相继送走了两个儿子和女儿后,吕布终于成功解锁了不灭体的基因,让一只猩猩拥有了超凡的恢复力和生命力。

    到此时,汉庭集团的掌舵人已经又换了两个,吕布二百岁那年,他成功解密了自己的全部基因,并在长寿基因上有了突破性进展。

    而吕布天赋的强大也足够惊人,到三百岁时,沧海桑田,美利坚已经不再是世界第一,但吕布却还活着,可惜即便做了长寿基因的改良,也只能让人活到二百岁。

    到三百岁时,吕布仍然强壮如牛,这般一直持续到四百一十八岁,人类已经开始逐步进入太空移民时代,吕布才终于走到生命的尽头,在一群自己都不怎么认识的几代孙的陪伴中,溘然长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