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逝者并未死去

    当王服凝望皇城的时候,其实天子并不在城中。寝宫废墟还在清理,尚书台又过于简陋,所以荀彧代曹司空下了决断,请天子暂居司空府内。

    即使只是同城移居,对天子来说,要准备的事情也相当烦琐。等到刘协迈进司空府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了。曹操的侧室卞氏带着三个儿子曹丕、曹彰与曹植出府迎候,这些孩子中,年纪最大的曹丕也不过十几岁,不过已经颇有成熟气度;曹彰还只是个顽童,最小的曹植才刚学会说话。他们三个笨拙地模仿着母亲行礼,然后偷偷抬起头来好奇地盯着传说中的大汉天子。

    “皇后好漂亮啊。”曹彰望着伏寿的背影,小声对兄弟们说道。曹丕冲他“嘘”了一声,瞪了瞪眼睛,旁边曹植不明就里地“咯咯”笑了起来。

    “不知他们之中,谁会是曹操的继承人?”

    刘协悄声向伏寿问道。他早就听说,曹操本来有一个长子,叫曹昂,两年前在清水战死,目前最有希望继承曹氏的,就是卞氏生养的这三个男孩。听到刘协的问题,伏寿笑了笑,回答道:“他们离冠礼还早,不过陛下您多想想这些事,倒没有坏处。”

    卞氏长得并不漂亮,但相当干练,端的是有大妇气魄。在她的指挥下,接待工作井井有条,无懈可击,连伏寿都啧啧称赞。卞氏对待天子十分恭顺,就像是汉室极盛时,臣子对天子驾临所表现出的那种无上荣幸。丝毫看不出她丈夫与朝廷之间的险恶关系。

    刘协现在是“带病之身”,所以一切朝仪从简。卞氏将曹操的寝室让了出来,自己搬去了偏屋,临走前还细心地吩咐仆人送来几个蟠虬香炉,摆在屋子里的四角,徐徐冒着令人沉醉的香气。

    当一切都恢复安静之后,伏寿吩咐所有的人都出去,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还用脚轻轻踏了踏地板,看是否有空层。检查完之后,伏寿回到床边,对刘协道:“没有异状,可以放心说话了。”

    “你不歇息一下么?”刘协有些担心地说。从两天之前开始到现在,伏寿的精神一直像一根绷到极致的弓弦。即使是铁打铜铸的汉子,也撑不住如此消耗,何况一个纤纤女子。

    伏寿微微摇了摇头,只是用手指揉捏了一下太阳穴,明净的眼角已有遮掩不住的鱼尾纹:“不行,我还得再想想,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今天都妥当地瞒过去了,你也可以稍稍宽心些了。”

    刘协试图宽慰她,这位“伪君”已经见过了朝内好几位重臣,还有一名亲近的嫔妃,总算都有惊无险地通过了考验。这时候,屋外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臣张宇,求见陛下及皇后。”

    “张宇?”刘协顿了一下,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中黄门张宇,那个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守在门口的唠叨老宦官。伏寿抓起刘协的手,轻声道:“自陛下出生时起,张宇就奉扫进侍,这么多年来一直随驾左右,没人比他更熟悉陛下。瞒过他,才是真正瞒过所有人。”

    刘协立刻没来由地紧张起来。伏寿拍拍他的手背,扬声道:“进来吧。”

    张宇推开门,以宦官特有的恭顺步伐趋前。他已经年过六十,动作明显不如那些小黄门灵活,却十分认真,一丝不苟。伏寿注意到,他今天穿的不是寻常服色,而是一套暗黄装束,腰间还悬着一排细碎的穗子。这种服饰在非常正式的场合,才会被当值的高阶宦官穿在身上。她不禁微微颦眉。

    张宇一进屋子,便施以全礼,整个人匍匐在地板上,斑白的头发在烛光下格外醒目。

    伏寿板着脸问道:“张老爷子,这么晚了,陛下又没传你,怎么自己进来了?”

    非召擅入,这在宫中是个严重的罪名。张宇趴在地上,头垂得非常低,声音却很坚定:“臣有一事不明,恳请陛下垂赐圣教。”

    “讲。”刘协说道,他现在学起皇帝口气来,很是像模像样。

    岂料张宇压根没有理睬他,而是把目光投向伏寿:“敢问皇后陛下,圣上如今究竟身在何处?”

    这轻轻的一句话,却让屋子内顿时被一层看不见的寒霜盖满。伏寿和刘协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都有些慌张。伏寿凤眼一立:“张宇!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臣只想知道,陛下何在!”张宇倔强地追问着。

    “太放肆了!”伏寿霍然起身,声音有些恼怒,“你也是老臣子了,居然夜闯寝殿,口出谰言!该当何罪?”

    面对伏寿的威压,张宇双臂撑地,两肩高耸,如同一只苍老倔强的卧虎:“老臣侍奉陛下迩来一十八年有奇,自问尽心竭力,从无疏失。从雒阳至长安,从长安到许都,一路颠沛,从未有须臾离开陛下……”

    陡然间,张宇猛地抬起头来,双目泛着血丝,如电目光直直射向刘协:“如今屋内之人,虽然容貌与陛下九成相似,但绝瞒不过老臣这双老眼。他,不是大汉的天子!”

    仿佛一声炸雷在屋中爆裂,伏寿身躯一晃,脸色霎时雪白。

    刘协畏怯地偏过头去,忽然间看到伏寿的右手正在慢慢伸向床榻。枕头下是一把铁刺,看来伏寿已经动了杀心。这个老太监已经触摸到了事情的真相,如果不能第一时间制住他,他只消放声那么一嚷嚷,就可以惊动外面的人。那样一切就全完了。

    刘协自忖,以自己的身手加上伏寿配合,这个老太监绝不是对手。到时候治他一个妄图弑君的罪名,也能勉强遮掩过去。

    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一个莫名声音在心中响起。不知为何,刘协想起了在温县山中那头被自己放走的母鹿、那名无辜被杀的车夫、做自己替身的年轻尸体和杨俊断掉的一只手臂。

    “为了遮掩自己的身份,究竟还要死多少人……”他用细微的声音喃喃道,双眼凝视着张宇那张丘壑纵横的老脸。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而且还是一个忠心耿耿为汉室付出了自己一生的人,现在却要像杀一条狗一样把他杀死。

    伏寿已经把铁刺抄在手里,身体不知不觉地离开了床榻:“你是何时发现陛下不在的?”

    张宇道:“昨晚失火时,便已看出些端倪。今日在尚书台服侍了一日,老臣已全然看穿。”

    “哦……那你为何不当场喝破呢?”伏寿冷冷问道,继续向前挪动了数寸。

    “喝破给谁听?曹操的人吗?”张宇摇摇头,“老臣至此,正是想先向皇后陛下讨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