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想和这个天下谈谈

    荀彧步出许都卫的同时,刘协刚刚步入司空府的后院。

    此时的天子有些魂不守舍。董承败亡得如此干净利落,实在大出他的意料;而贾诩那副无耻嘴脸,更令刘协感到愤怒。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行将溺水的人,眼看有一只手伸下来把他拉上船,突然又被踹入水中。

    在荀彧离开以后,刘协指派冷寿光去找满宠,很快就拿到了董承叛乱的详细记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许都卫就完成了这厚厚的一摞报告,说明他们早有了准备。读完报告,刘协不得不承认,在满宠与贾诩的联手之下,董承的计划破绽百出,从一开始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让刘协意外的是,在报告里他看到了杨修的名字。父亲杨彪亲自把天子送进许都,然后儿子杨修把天子忠臣的阴谋粉碎,这是一对多么奇怪的父子。

    更令他震惊的是,董妃居然就这样香消玉殒了。他与这女子其实毫无感情,但一想到无辜的她成为董承的陪葬,带着自己兄长的血肉凄惨死去,还是忍不住悲戚万分。

    想到这里,刘协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不是真正的刘协,不擅长应对这种血雨腥风的政治斗争,总是下意识要去逃避。所以当他知道董承即将发动政变时,内心深处对于有人替他承担这些艰巨冷酷的责任而松了一口气。现在董承没了,他必须自己面对这个难题——这大概才是刘协愤怒的根源。

    伏寿一直陪在刘协身旁,用手臂搀着刘协,十指紧扣。他们走过环门,这时从走廊的对面传来几声孩童的呼喊,曹丕、曹彰与曹植三个人一路打闹着走过来。

    “陛下回宫,闲人退避。”在前头领路的冷寿光大声喊道。三个小孩子都停下脚步,曹丕拽了拽曹彰与曹植的衣角,低着头退到一侧。刘协走过他们,微微侧头,忽然发现曹丕正偷偷抬起头望着他,眼神里充满了奇异的光芒。

    “我记得你还有个兄长,几年前去世了吧?”刘协忽然问。

    曹丕没料到天子会主动和他讲话,眼神里的异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与他年纪不符的沉郁。

    “蒙陛下垂询。臣兄长没于宛城。”

    “感觉如何?”刘协问。在一旁的伏寿有些惊讶,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主动与外臣说话。

    曹丕对这个问题有些愤怒,他昂起头来,声调提高了几分:“臣时年十岁,也在军中,亲见乱军争杀。若非臣趁乱夺马而逃,只怕早与我兄长同死。陛下问臣感觉若何,臣只能回答:有如利刃加身,万箭穿心。”

    他们说的,正是几年前那场宛城惊变。当时曹丕也随行在侧,侥幸逃脱。

    刘协僵硬地笑了笑:“杀你兄长之人,适才就在司空府外,替你父亲破解了大危难,成了大功臣。你当如何处之?”

    曹丕一怔:“陛下说的是……张绣?”刘协点点头。曹丕拳头陡然攥紧,随即又放了下去:“父亲曾有嘱咐,外事自有荀先生处置,国家之事,我一个小孩子不宜置喙。”

    刘协没料到他会这么说,伏寿在一旁笑道:“不愧是大族子弟,谈吐得法。”曹丕得了称赞,露出欣喜神色,努力把胸膛挺得更直了些。曹植在一旁打了个呵欠,扯着曹丕袖子:“哥哥,咱们不是去偷酒喝么?”曹丕瞪了他一眼,忽然旁边传来“哗啦”一声,众人去看,却是曹彰耐不住,先偷偷翻墙出去,中途跌下来了。

    曹丕连忙躬身道:“吾弟失仪,请陛下恕罪。”刘协已经失去了继续谈话的兴趣,挥挥手,让他们自己去玩。曹丕抬起头,一直目送着他们离开,这才转过身去,冲曹彰大吼起来。

    ※※※

    告别了曹家三兄弟,刘协回到“寝殿”。冷寿光将床铺铺好,检查了一下炉子中的火炭,倒退着离开屋子,把门掩好。

    伏寿服侍刘协脱下袍子,然后坐在铜镜前散开云鬓,把裹得严严实实的皇后衣装一一解开,露出里面的彩凤心衣。光洁的裸背一下子袒露在刘协面前,屋子里仿佛亮了几分。两条钩肩慵懒地斜搭在她圆润的肩头,随时可能滑落。

    伏寿在铜镜里看到刘协木然盯着自己的裸背,不由得面色有些绯红。她转念间忽然想起什么事情,回头笑道:“陛下,你可觉得那曹家老大刚才有什么异样?”

    刘协道:“是有些奇怪,别人都会极力避免与我对视,可他却似乎一直想抬起头来。小孩子的好奇心?”伏寿抿嘴笑道:“他已经不算是小孩子了。何况他看的可不是陛下,而是臣妾啊。”

    刘协一怔,旋即想到,其实伏寿年纪也不大,只比曹丕大个五六岁而已。这年纪的男孩子,对年长的女性怀有憧憬倒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是……这孩子连皇后都敢流露倾慕,胆识倒是不输乃父。

    “到底是上过沙场的,与他的两个兄弟大不一样。”刘协正想间,伏寿微微低下头,玉唇轻轻把蜡烛吹熄,柔声道:“陛下,可以就寝了。”

    两个人从榻的两侧钻进被子,被子里已经被细心的冷寿光搁了两方温石,所以一点儿也不冷。伏寿朝刘协的方向挪了挪,把头贴在男人宽阔的肩膀上,一条颀长的腿有意无意地搭在他的双腿之间,绵软滚烫的身子自然而然也靠了过来。

    这一次两人之间再无间隙,刘协可以充分感受到女性肌肤的滑嫩与柔腻。白日里那位端庄贤淑的皇后,此时却如同一匹伏在暗处的母兽,蓄势待发。刘协感觉嗓子有些发干,正欲开口要讨些水来,却不防一对红唇迎了上来,他下意识地要抬起手来挡住,指尖却不小心陷入一大团丰腴之中,然后被微微弹起。

    刘协自从来到许都之后,震惊、忧虑、恐惧、迷茫和沮丧接踵而来,整个人一直被极度压抑着。此时这大胆的撩拨,在他紧绷的精神防线上弹开了小小的一个缺口。几乎就在一瞬间,如泰山般的巨大压力令堤坝崩塌,转化成了狂暴的洪流肆意宣泄,把他与他怀中的女子裹挟在一起。

    开始的时候,如羽化登仙般快乐。刘协感觉自己正握着一支如椽巨笔,在一张白洁绵软的左伯纸上挥毫作画。笔端蘸饱了浓墨,挥洒间汁液四溅,在光滑的纸面上留下斑斑印记。纸边娇羞地微微卷起,似要抗拒,却被强势地压直铺平,任凭长而坚硬的笔杆运转自如,横、撇、竖、捺、勾、回,每一画的笔势,都那么苍劲有力,力透纸背。

    可就在酣畅淋漓的书写中,却有一粒微小的洇晕在慢慢扩大。这洇晕初时不起眼,却逐渐洇透了整个纸面,将这一篇精彩绝伦的书法破坏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