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7章:镐京大捷(2)之血流成河

第2467章:镐京大捷(2)之血流成河

  叛军造反的声势极大,使得整个长安都陷入惶恐之中,可唐公府内的李悝、李淳风等人却没有丝毫的惊慌。

  李世民离开之前,将长安交给李悝、李斯、李淳风三人共同管理,三人之间相互掣肘,也能防止出现叛乱。

  “两位大人,这是发起叛乱的叛党名单。”李淳风说道。

  李悝和李斯三人相视一眼后,李悝冷哼道:“在下倒是想知道究竟是何人反叛。”

  随即,接过了名单,可越往下看,李悝的脸色就越难看。

  “这怎么可能?城东王家家主的长子,就是死于和秦军的作战当中,第一次关中大战,王家更是献上了一半的家兵,王家怎么可能会反叛呢?”

  听到李悝此言后,李斯接话道:“西营发起兵变的校尉张斐,其父同样战死于秦军之手,他和秦军有杀父之仇,可谓不共戴天,却还是参与了反叛,这究竟是怎么想的呀。”

  李悝越往下看越心惊,这些反叛的家族全都是曾支持国李唐的大族,可如今李唐遇难却都起兵反唐,这还真是墙倒众人推啊。

  长安一城之内,聚集关西八成的世家大族,也正是有这些世家的财力供应,原本残破的关中才能发展的如此迅速。

  但也正是关中世家云集,无论是杨坚,还是李世民,在占领这块土地之后,或多或少,都曾受到过世家的掣肘。

  比起杨坚来,李世民的情况还好一点,因为嬴昊的土改政策,关中世家基本都是一边倒的全力支持李唐,也在战争中和大秦的仇恨也越积越深。

  大部分的关西世家都和大秦有仇,只要李唐和大秦作对,他们就都鼎力支持,有钱粮的出钱粮,有人的出人。

  可如今李唐都快保不住长安了,一旦长安被秦军攻占的话,保不齐不会秋后算账。

  要知道,反对大秦的土改政策,而和大秦作对的世家大族,可没几个有好下场。

  秦军每占领一地,都会把当地反对土改的世家给杀上一遍,杀的人头滚滚,无人再敢反对,土改政策才顺利推行了下来。

  荆北世家、河北世家,乃至是辽东世家,全都被大秦的屠刀给杀怕了,这才老老实实的当起了顺民,而现在终于轮到关西世家了。

  关西的世家大族之中,还包括了不少汉明战争时,从关东迁移入关中的家族,而这部分人对战争是极为恐惧的。

  除此之外,那些和大秦有过节的部分家族,也都极为畏惧大秦的屠刀,毕竟总不能因为一两个人的仇,全家数几十口人就都不活了呀?

  他们和大秦虽有仇,但那只是单方面的,只要他们不记仇,大秦自然不会在乎这些的。

  所以,若是在大秦未攻入长安前趁早站队,并在大秦占领关中后,交出手中的土地的话,大秦自然也就不会对他们秋后算账。

  基于这点考虑,才会有那么多的世家大族,背弃李世民,倒向了大秦的阵营。

  雨化田在长安的活动很简单,纯粹是开具一张嘴,扯着大秦的旗帜,在长安忽悠这些家族,可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拉拢长安世家的计划这么顺利。

  雨化田甚至想过这些世家会不会是在诈降,但一想他们既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又不知道有具体有哪些人会参与进来,诈降的可能性很小,这才给了他们一个口头上的接纳和安抚。

  雨化田不知道的是,他对世家的接纳,在这些世家的眼中,无异于是一道免死金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被大秦接纳的机会。

  可这些世家大族们不知道的是,雨化田已经不是大秦在长安的掌事人了,李斯和班超这两个文人才是。

  在李斯看来,仇恨不会消失,只会隐藏的更深。

  况且就算这些世家愿意放弃仇恨,以及主动交出土地,也依旧会为大秦的土改政策留下隐患。

  不如乘此机会,一举借李唐之手,将关西世家给一次性杀个精光。

  这样既能消除隐患,顺利推行土地改革,又能清洗掉真正的亲秦派的嫌疑,方便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可谓是一举两得。

  事实证明,文人往往比武将还要狠辣。

  为了完成自己的计划,李斯没有丝毫的犹豫,果断决定祭献掉长安城内的世家,来为他自己的仕途铺路,毕竟这些世家的死活关他李斯鸟事?

  你们当初那么卖力的帮李唐,现在却反被李唐灭族,而会落得这样的下场,也完全是咎由自取。李斯心中冷笑起来。

  当然,借李唐之手除掉关西世家之事,他肯定是不能放在明面上来说的,也不能算作是他李斯的功劳,可暗地里大秦皇帝肯定会记得这是他的功劳。

  一念至此,李斯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一脸戏谑的看向李悝,心道:李悝啊李悝,这次你要怎么接招呢。

  “大人,大事不好了,城东的蔡、石、白……八大家族也加入叛军。”

  “大人,城南的黄、林……六大家族趁乱反叛。”

  “……大人,城北孙曹两家,趁着叛军作乱,纵容家兵,抢劫商区。”

  “……大人……”

  坏消息不断的传来,而李悝三人的脸色,也从镇定自若,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李斯是装的),毕竟趁乱造反的世家大族实在是太多了。

  就目前来看,参与反叛的家族,已经达到了一百以上了。

  哪怕这些世家大族的族兵,已经被李唐征召了一次了,也依旧留有一定数量的族兵。

  哪怕每家只出动五十人,加起来也是五千叛军,足以动摇李唐在长安的统治了。

  更何况,李唐若是无法镇压叛乱的话,还会有更多的家族加入进来,彻底的将长安给掀个底朝天。

  可哪怕是如此,李悝三人依旧没有失去镇定,直到一则消息的传来,才让三人同时大惊失色。

  “大人,东南西北四座大营内,不少世家出身的将领,听说自己的家族反叛后,也纷纷发起兵变。

谷</span>  现在东南西北四大营,全都陷入了混乱当中,无法派出军队来镇压叛军,叛军正向国公府这边杀来。”

  “什么?”

  李悝、李淳风、李斯三人全都惊呼了起来,前两人是没想到叛乱会波及到军营,后者则是没想到四个大营竟然都波及到了。

  李世民率军离开后,长安四营都只剩下五千兵力,加起来也就是两万大军。

  现在这四营全都发起了叛乱,短时间内,显然是无法出兵镇压叛乱了。

  可四营不出兵的话,城内造反的世家只会越来越多,最终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面对这种情况,李世民留下的后手若是不给力的话,甚至唐公府都有可能会被叛军攻破呀。

  李斯心中暗自盘算起来,随即看向李斯和李淳风,因为李世民留下的底盘,必定由这两人中的一个所执掌。

  就在这时,李淳风站了出来,一脸冰冷的下令道:“传令,未央宫内的玄甲军,立即出动,镇压叛乱。”

  听到这话,李斯心中不由一惊,他亲眼看着玄甲军跟李世民一起出城的呀,怎么会还在长安城内呢?

  果然,李世民早就料到了,出城后必起叛乱,于是留下了后手,暗中将玄甲军藏在了皇宫之中,并在关键时刻出动镇压叛军。

  只是不知道,除了玄甲军之外,李世民还有没有留下其他的后手。

  李斯心中暗道,同时也有些庆幸自己的谨慎,否则自己这次必死无疑呀。

  玄甲军乃是李唐最精锐两大精锐营之一,有玄甲军出马,城内世家所组成的乌合之众,自然不可能是对手。

  玄甲军虽是重骑兵,可速度却也不慢,叛军尚未杀到唐公府,玄甲军却已经后发先至。

  玄甲军战力强横,对付这些世家族兵,哪怕是一打十都极为轻松,所以仅用一轮冲锋,就杀的叛军哀鸿遍野,节节败退。

  发动反叛的各族族长,以及后来加入的族长,见来的竟然是玄甲军,脸色都被吓得惨白一片,但也都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面对玄甲军这样的精锐,他们根本不可能是对手,唯一的机会就是利用巷战,拖延时间,直到四大营那边的自己人来支援。

  若是四营内的反唐叛军,都无法击败玄甲军的话,那所有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哪怕这些家主都知道巷战才是唯一的出路,世家联合叛军根本就没有形成统一的领导,而大秦在长安的掌事人在叛乱发起后也就没有在出现了,所以根本无法将这一点执行下去。

  直到大秦的掌事人再次出现,世家叛军才又有了主心骨,只是他们不知道的事,雨化田将他们带上的是一条死路。

  “家主们都听我说,归顺我大秦的唐将,就快要取得四营的控制权了,大家在坚持一下,援军马上就会到,所以不要和唐军硬碰硬,能回家的先回家,不能退入府邸内,利用围墙和地形,跟唐军打巷战。”

  雨化田的一番话,让反叛的世家联军又找到了主心骨,紧接着就一哄而散,回家的回家,逃命的逃命,总之都不敢留在主干道上和唐军硬碰硬了。

  玄甲军统领的殷开山,见此一幕后顿时傻眼了,硬碰硬的话,叛军数量就是再多上一倍,也照样不是他三千玄甲军的对手。

  可是巷战的话,这可不杀死玄甲军的强项啊,一不小心甚至可能会被反杀。

  殷开山不敢擅自行动,于是一边追杀干道上的叛军,同时派人去向李淳风汇报。

  李淳风谨记李世民‘宁杀错不放过’的叮嘱,同时也急于镇压叛军,于是在收到消息后,果断给殷开山下了‘宁杀错不放过’的军令。

  殷开山收到命令后再次犯了难,毕竟反叛的家族太多了,足足有一百多家,分散兵力去讨伐太危险了,于是将长安城划成了四大区域,集中兵力一个一个去灭杀藏有叛军的府邸,以及反叛名单上的参与了叛乱的家族。

  殷开山和李淳风都不知道的事,他们的决定虽没有错,但屠刀一起,在想放下,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殷开山都还未清理完一个区域,东南西北四大营内的唐军,就都已经镇压了反叛的唐军。

  在得知城内还有叛军尚未剿灭之后,东营主将李茂贞、西营李隆基、南营李嗣恩,北营张士贵,就都带兵来清剿城内参与反叛的世家大族。

  有‘宁杀错不放过’的命令兜底,唐军士兵彻底化身为了人间修罗,杀起人来根本没有任何的顾忌,

  杀到后面,不只是四营的守军,就连玄甲军全都杀红了眼,彻底杀疯了。

  在没有确定真伪的情况下,就将屠刀转向那些无辜的世家,大量无辜的人都被牵扯其中,死于屠刀这下,而这也搞得长安世家人人自危。

  各大家族为了防止惹祸上身,纷纷命家兵关紧大门,绝对不能开门放唐军进来,甚至都不愿意接受唐军的排查。

  他们以为这样的行为是为了自保,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些许的安全感,可在杀红了眼的唐军看来,这就是做贼心虚。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直接屠了呗。

  一时间,整个长安哀鸿遍野,血流成河,到处都是冤死在唐兵屠刀下的无辜人。

  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李悝的心中备受煎熬。

  短短一个时辰内,他就得知有三十八个家族,只因姓氏相同就被唐军给灭族了。

  明明参与叛乱的是城东吴家,可唐军却不由分说的把城南城北城西,甚至是城东的另一个未参与叛乱的吴家都给屠了。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做锅从天上来,只因和参与了叛乱的世家一个姓,就惨遭灭族。

  这实在太不分青红皂白了,而按照这个杀法杀下去的话,整个长安的大族都会被杀光。

  李悝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于是对李斯和李淳风道:“不能在这么不分黑白的杀下去了,在继续下去的话,我大唐会人心尽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