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八百五十八章 先手一招试试水

    相比于影像上所能看到的东西,这种正面对上的情况,韩信所能看到的东西更多,哪怕尚未直接交手,站在战车上远眺的韩信,从对方的阵型,对方的战线排布之中都能看出非常多的东西。

    “并没有之前那种无限度的变强趋势,先试试水。”恺撒神态淡然的将第四鹰旗军团的无畏马其顿士卒缓缓向前推进。

    相比于其他军团,第四鹰旗军团的对抗性和士气都有着绝对的保证,而且重步兵的生存力也值得信任。

    也许在所有的鹰旗军团之中,第四幸运者称不上最强,但是在恺撒的操作下,打配合,应对复杂战争也绝对是顶尖序。

    就如现在,菲利波看着恺撒先手无畏马其顿士卒的压制操作,惊为天人,不由自主的思考着,如果是自己该怎么操作,然而代入自己之后突然感觉自己简直就是鱼腩,丢人的过分,明明第四鹰旗这么强,自己用出来的居然这么糟。

    “无畏马其顿吗?”韩信半眯着双眼看着罗马军团的变化,先手第四鹰旗的操作韩信也有预估,毕竟相比于其他鹰旗军团,第四鹰旗军团可不是那种能被切开战线,使得溃散的军团。

    更何况有恺撒的指挥,这种无畏无惧,训练有素的军团就算是韩信也不可能依靠指挥能力轻易的切开战线,相比于所谓的流氓军团,这种军团在顶级统帅的指挥下,正面战场的应对能力,极为优秀。

    所以韩信压根没有正面应对的想法,上手调动着大规模的战线直接进行冲击,他手下的士卒现在需要大量的实战演练,如果面对普通对手他还可以秀一波指挥强上对手,换成恺撒,算了吧,至少目前正面一对一拼军团根本没有胜率。

    “果然,我以前就就怀疑第四鹰旗军团的定位是不是有问题,看来我的判断并没有什么问题啊。”皇甫嵩看着披坚执锐,在最后方西徐亚皇家弓箭手的掩护下猛力冲锋的马其顿士卒颇为感慨。

    以前见尼格尔使用第四鹰旗,还有菲利波自己使用第四鹰旗,皇甫嵩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而现在看着恺撒的使用方式,皇甫嵩终于明白是什么地方不对了。

    无畏马其顿就不应该在面对普通军团的时候使用,这个军团应该面对死地,面对恐惧,面对危亡,置死地而举生机,以人类直面生死危亡之大无畏,撼动人心。

    马其顿军团不强,但人类的史诗组成最多的就是这些既不强,也不伟岸的普通人,最普通者尚且能做到这一步,那么我等当如是!

    “所谓幸运,其实指的是这个幸运啊。”皇甫嵩颇为感慨,第四幸运者的幸运乃是凡人直面一切,无论胜败,挥出那决定自身命运一击的最终幸运,不是飘渺虚无无法掌控的运气,而是更为现实,从人类立于大地之上,就根植在人心的勇气。

    人类的史诗,就是勇气的史诗!

    韩信没见过第四幸运者军团,他只是听过,所以并没有反应过来,他最多只是觉得这个军团并不算太强,却有着一种迎难而上的气魄,很是有趣,但也就是如此了,淹没在天使猪突之中吧!

    恺撒微微眯眼,没有说什么,对方要猪突,他也就猪突,看看谁的猪突更更厉害,佩伦尼斯率领皇帝护卫官军团和第九西班牙极其辅兵直接从侧边像一条蝎尾一样狠狠的甩向韩信战线的侧后方。

    在直接强袭战线之后,恺撒自然的调动尼格尔作为中军,将塞维鲁和皇甫嵩顶到前方去打防守反击,由尼格尔持续不断的给麾下士卒提供恢复能力和延***的致死抵抗能力。

    韩信神色不变,猪突,别搞什么虚的,就是猪突,根本不管佩伦尼斯,和白起还需要在留心一下佩伦尼斯是不是在自家战线之中乱杀的情况不同,韩信根本不需要管这些。

    但凡是吃过项羽兵形势割草模式,还没死透的大佬,对于其他人的兵形势都基本都能当做看不到。

    你佩伦尼斯的兵形势再猛,还能猛过项王不成,放你进来割草,我根本都不需要看你的操作,就知道该怎么应对,我拿脚指挥,来干!

    恺撒微微皱眉,不过也没有什么震惊的神色,放任佩伦尼斯集中注意力在主战线也是一种操作方式,只是这路子太野了,真的不怕翻船吗?就算是恺撒自己也被佩伦尼斯舍弃全军放手一搏的兵形势坑过,毕竟所谓的兵形势有些时候打的就不是概率,而是奇迹。

    什么伐交,伐谋,伐兵,什么庙算,谋划,统统给爷死!

    故而面对韩信这种根本不管佩伦尼斯抄自己斜后方,全力猪突,准备打全军的操作,恺撒难免会变得更为谨慎,毕竟对面能替换之前的血天使,那绝对不会弱,必须要以对战军神的觉悟去应对对方。

    抱着这种想法,在面对看不懂的操作,自然得更为谨慎。

    皇甫嵩这个时候已经猜到对面是谁了,既然血天使可以是武安君的化身,那么新来的不知名战争天使是淮阴侯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啊!

    至于为什么皇甫嵩还没动手就猜到对方是韩信,一方面是现在的画风和之前的画风发生了相当的变化,另一方面在于对面面对佩伦尼斯的操作根本没有半点应对的行为。

    这种丧病的操作让皇甫嵩除了想到韩信已经不可能想到任何人了,毕竟这种逆天的操作也只有韩信能做到的。

    以前被韩信按着打,还没认识到对面是韩信的时候,皇甫嵩也曾试过用兵形势绝地反扑,结果最后皇甫嵩认识到一个事实……

    除非你的兵形势达到项王、冠军侯或者割草大帝亚历山大那个等级,否则你冲进去直接等于送人头,等别人救援就是最好的下场。

    韩信真的能顶着你的兵形势进行军团调度指挥,你根本切不断对方的指挥线,或者说你前脚切掉对方的指挥线,后脚韩信就又给接续上了,进而导致的结果就是兵形势临阵审时度势,充分发挥击敌威势的核心思想根本发挥不出来。

    本来兵形势就是以轻疾制敌,要的就是迅速出击,击溃对手,进而使得对方的大军崩盘倒卷。

    这个思路的核心其实是就是断指挥线,因为只有切断指挥线,让对方兵不知将,将不知兵,进而才能以少数精锐击溃十数倍,乃至数十倍的敌军,斩获胜利。

    然而韩信的情况是你断了指挥线,然后一个转战,韩信等你离开,其他地方的指挥线就会自动将这边散掉的又给接好。

    使得雪球根本不可能滚起来,这么一来就变成了纯粹的消耗,而精锐军团杀入敌军本阵,无法速胜的情况下,会越打越亏。

    当然这并不是说兵形势对于韩信已经无效,而是被削弱到了某个程度,可只要兵形势的斩首战术能对韩信奏效,那兵形势依旧具备干死韩信的可能,问题在于,要斩首韩信的话,前置要求太多。

    至少皇甫嵩目测佩伦尼斯那家伙除了武力强过自己以外,其他方面的理论估计也就和自己半斤八两,所以开无双进去,要不是前方还有恺撒顶着,八成跟自己的当年的情况一下,冲进去,人莫名其妙的没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身后追随的大军就被拆散了。

    毕竟从进入本阵算起,佩伦尼斯的精锐军团和韩信的士卒接触面积也会大幅增加,而兵形势更多是靠战场对于战局的瞬时判断,捕捉对手的破绽,迅速突破,在这种情况下,佩伦尼斯所率领的精锐士卒所受到的指挥影响就是多面的。

    “可这也散的太快了吧!”皇甫嵩站在战车上,一边指挥自家的军团打防守反击,尽可能以弧线小切面面对韩信指挥的天使军团的冲击,一边关注佩伦尼斯的突击战术,等待恺撒指挥自己进行救援。

    然后一个抬头,两个抬头,三个抬头……

    皇甫嵩突然发现佩伦尼斯杀进去的军团造型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但是总体面积好像陡然没了一圈,这可是十分之一左右啊!

    佩伦尼斯这个时候成功抓住了一个破绽,而且观测到了一个指挥节点,准备上去将之撕碎,于是率领着塔奇托顺着破绽一个回切,直接咬下来了一大块。

    该指挥节点的另一侧的军团在佩伦尼斯截断了指挥线的瞬间陡然一顿,塞维鲁赶紧抓住机会,一波突击,而阿努利努斯在这种超大规模的混战之中就像是觉醒了什么,也主动的开始分析战线破绽。

    一切就像是往恺撒想要的方向在发展,顺利的恺撒赶紧指挥皇甫嵩准备救人,打一个军神级别的统帅这么流畅,当老子是智障吗?这又是什么神仙操作?

    恺撒的大战场指挥和韩信还是差一些,毕竟第一次遇到这种操作,判断也需要点时间,如何救援还需要一些时间。



    三国小说网www.sanguoxs.net(三国全拼+xs+.net),您记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