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一十八章 这合理吗?

    将石泉的工资扣完之后,于禁就开始庆幸,还好没出击,出击的话,大多数的盾卫怕不是得想办法爬回来了!

    常规盾卫的自重导致盾卫在恒河雨季时期,根本没办法正常行军,走两步陷进去并不是开玩笑,而是实打实的事实。

    也唯有陈曦订制版本的二天赋稳固盾卫,可以在任何地形通行,管他恒河地区雨季会不会变成一片泽国,也不管这边的大雨会不会将地面搞成一片软泥地,稳固天赋的盾卫,都能在上面行军。

    毕竟这玩意儿可以在水面上乱跑,泥地除了黏糊一些,有些粘脚,体力消耗相对较大一些,根本不是什么问题,陷是不可能陷下去的。

    可惜稳固版本的盾卫好歹也需要双天赋,而这年头双天赋的盾卫并不多,主流的盾卫其实都是单天赋,而且晋升双天赋的时候,盾卫士卒如果有选择的话,也多是选择重甲强化类型的天赋。

    以至于于禁就算有点想法,也不可能带着许褚两个人过去到大施场闹上一场,那不是有想法,那是作死。

    贵霜的实力就算比之汉室有着明显的差距,也不是于禁和许褚这种短腿军团能到处闹腾的,真围起来杀的话,于禁和许褚就算是铁打的,也顶不住贵霜的精锐的围剿。

    “仲康,抱歉,兄弟我原本还打算带你去大施场开开世面,结果这一来就下雨了,抱歉抱歉。”随后于禁宴请许褚的时候,带着几分尴尬拱手道。

    许褚也没在乎,虽说憨了点,可他也是知道好歹的,啃着牛肉对着于禁招呼道,“没事没事,这都没什么,总有雨过天晴的时候,我听说因为下雨的原因,关将军那边也停工了?”

    “是的。”于禁很是无语的开口说道。

    法正的计划是非常不错,但是老天爷不给面子啊,城拆了一个半拉子,天上下雨了,而且恒河这边的雨季,由于本地很少修建水利工程的原因,一旦下雨,很有可能造成洪水倒灌。

    致命倒不致命,毕竟恒河是彻底的大平原,可全泡在水里面算上。

    在这种情况下,法正尴尬的看着拆了半拉子的阿逾陀城,愣是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

    拆吧,现在天上下着大雨,拆完自家也泡在水里面,不拆吧,就这么离开又有些憋屈,法正也郁闷的很。

    至于变天能力,倒是能强行驱散一部分的雨云,但是解决不了本质性问题,这种覆盖南亚的季风性气候,别说是法正了,陈曦都顶不住,一时半会还行,硬顶肯定撑不了多久。

    所以最近法正也在雨里面咒骂研究天文气候的石家,坑爹呢,再给十几天无论如何都解决了所有的问题,结果这不仅没有延后,反倒提前了,你们还能再坑点不成?

    “那关老哥那边啥情况?还回来吗?”许褚啃着大块的印度神牛,对着于禁询问道。

    “说不准,孝直现在非常憋屈,城拆了一半。”于禁也知道这件事,拆城墙很好拆,问题是你将城墙拆了解决不了问题,拆城墙主要要拆的其实是地基,只要将地基毁了,对方才需要彻底重建。

    现在别说地基了,城墙也才拆了一半,关羽都有些膈应。

    “按我的估计,对方短时间怕是不回来了,在阿逾陀泡到雨季最巅峰时期。”于禁面无表情的说道,许褚挠头,他没觉得有问题。

    可实际上于禁很清楚,待在阿逾陀对于关羽并不是好事,虽说那边有关羽、张飞等人的主力,但那边不像婆罗痆斯这边,已经初步修建好了大量的水利设施,至少可以保证汉军不会背水淹掉。

    再加上那边缺少大量的永固性的防御工事,以当前的情况在那边固守并不是什么好事,就算是以关羽等人的实力,也很有可能挨上贵霜的冷枪冷箭,最简单的一点就是,雨季的时候,贵霜的走舸是能岸的,因为那个时候河岸也被水淹了。

    虽说不至于夸张到后世孟加拉那边,到雨季出门都要靠船的程度,但一部分的小船还是能上岸的。

    这对于汉军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这意味着贵霜的贵霜的机动力和防御力都会出现大幅的增强,所以于禁在往来的信件里面其实是建议关羽等人先行撤回来。

    毕竟现在雨季才开始,路虽说难走一些,但还没到后期那种到处都是水洼的情况,趁现在路还不算太难,赶紧撤回来也好。

    只不过关羽和法正商议之后,还是放弃了现在就回撤的婆罗痆斯的想法,用法正的话来说就是,就算是泡在水里面,泡的漂起来我也坚决不会这个时候就回婆罗痆斯的。

    区区天象的异动,想让我不能尽全功,不可能,我跟你杠上了,就算是下雨,我也要将阿逾陀的地基给挖垮了,否则打下了城池之后,因为当前的情况撤退,又被贵霜占了,这算什么。

    总之法正出了名了嘴硬,不过也就是嘴硬,和法正认识了这么多年,于禁对于法正的性格也有所了解,嘴硬归嘴硬,真到了顶不住的时候,肯定就跑了,现在没跑主要还是有其他的后路。

    毕竟周瑜带着太史慈过来转一圈什么的,最近顶层也都有消息,毕竟周瑜那张英俊潇洒的脸蛋还是很有面子的。

    所以对法正来说,我现在死赖在阿逾陀不走,早期贵霜也不会直接前来攻打,先冒雨挖着,等真到了雨季不可收拾,贵霜乘船来揍我的时候,周瑜的大舰应该也顺着恒河开过来了。

    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再缴获一些,而且还能轻轻松松乘船回婆罗痆斯,本着这样的想法,最近法正特别嘴硬。

    “说起来,这边雨季就这么蹲在屋里面,到处瞭望吗?”许褚有些好奇的询问道,“感觉这边的雨水相当的充足。”

    “不,雨季才是贵霜对于我们开始挑战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会大规模的派遣斥候执行渗透战。”于禁摇了摇头说道,“说起来,这边还得麻烦你,这个时期其他军团都有些不太灵便,你的军团能很大程度的无视地形。”

    许褚闻言也没拒绝,之前他就遇到过贵霜的百人小队,在云气的压制下,他也花费了不少的功夫才将对方击溃。

    不过换成麾下士卒的话,许褚很有信心,同样是百人小队,在云气之下作战,双天赋这个级别,基本不可能有能击败他麾下正卒的。

    “贵霜的云气扩散技术实在是有些让人爪麻。”于禁叹了口气说道,雨季开始之后,白马义从的出击也逐渐变少,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白马义从吃地形吃的比较厉害,雨季虽说还是平原,对于白马义从的限制却大了不少。

    “我问个问题,文则你也别觉得我蠢。”许褚吃饱喝足,拍了拍手看着于禁询问道。

    “什么问题?”于禁神色平淡的说道,“咱们都相识了这么多年了,有什么蠢不蠢的?”

    “贵霜的云气架构不是云气储备技术,气血贯通,以及统一意志的结果吗?”许褚以一个纯粹的局外人去看这个问题。

    “是的,虽说你删减了一些,但大致也确实是如此。”于禁点了点头,他和许褚都有资格看那份有关贵霜云气架构的相关秘报,所以于禁听到许褚这说,思考了一下,确实是如此。

    “云气储备技术,我们不如贵霜,但问题不大吧,不就是建造的更大一些吗?气血贯通这一点,我们对比贵霜应该还有优势吧。”许褚闷声说道,于禁听完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其实就差一个贯通其中的意志。”许褚看着于禁说道,“关老哥的神意志拿来充充数不就可以了。”

    “……”于禁闻言沉默,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思考了一会儿,又看向许褚,这玩意儿居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贵霜所谓的将神佛钉入大地,作为统一贯穿其中的意志,神佛的意志有关将军强?至于意志扩散,这不是武安君的特长吗?”许褚挠头说道,从一开始许褚都没有明白这事的难点是什么。

    “不不不,不对,关将军的神意志虽说很强,但应该承载不了这么多。”于禁被许褚问住了之后,思考了很久,带着不太确信的语气开口说道,实际上于禁也不知道关羽能不能做到。

    毕竟十二个神佛作为桩打入大地之中,以地脉勾连意志,贯穿云气形成统一的信念。

    比别的关羽可能比不过神佛,比神意志,不是关羽看不起神佛,而是说在座的统统都是垃圾,我关羽一人顶不了十二神佛?

    “可能是里面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吧。”于禁说完之后有些不太自信,又开口补充道,“总之关将军作为云气架构的整体意志贯穿其中实在是有些不太合理。”

    许褚闻言嗤之以鼻,关羽这人有合理性吗?没有合理性的!现实有时候就不讲理,你能奈我何?



    三国小说网.sanguoxs.net(三国全拼+xs+.net),您记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