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一百二十一章 主要是人文关怀

    “根本不用解决,这种事情让城里买粮的去地方买就行了,再说我就不信青徐的商人没有发现这个商机,供销社我的定价就是150,死都不会改,但是其他商人八十文卖,我不拦着啊。”陈曦无所谓的说道,他只是掐死了蔡瑁那群东南亚流氓粮商,没掐死正常的粮商。

    七八十文一石的价格在陈曦看来是可以接受的,属于比较合理的价格,再配合上陈曦自己府库收粮的150文一石,百姓售价的平均值差不多在115到120文,这个价格是合适的。

    这也是陈曦一定要掐死蔡瑁那群东南亚流氓粮商的原因,要是这群混蛋也进入粮食市场,那真实粮价很可能会被冲垮到30文一石。

    真要降低到这个程度,那就要命了,这意味着陈曦生产出来的很多农村以及农业需求的东西,无法由农业人口购入了,这种事情一旦发生,那就意味着当前还算健康的流转体系被爆破了。

    反倒是现在市场和国家综合粮价115文到120文之间的价格在陈曦看来是非常合适的,因为粮价跌是肯定,自己的精神天赋,曲奇的良种,农学院那边的科学种植,会稽王氏的雷击肥,这些都是保证高产的基础,粮价必然会下跌。

    只不过掐死了蔡瑁那群流氓之后,市面上的粮价跌到七十文应该也就跌不下去了,这个价格算是既考虑了农村人口从土地获取生存物资,又考虑了城镇人口,以及其他非农业人口吃饭的问题。

    实际上这个程度,真要说已经是政府补贴之后的情况了,哪怕纯粮食产出达不到打工的水平,但也足够吃饭,还能留下少量的花销。。

    要是光靠土地产出比打工还高,陈曦还怎么剪刀差,  搞产业化,  总得有些差距,  才能吸收农业人口进入产业体系。

    当然如果取消一百五十文一石的官方补贴,全面开放市场,任由市场竞争,  将粮价直接拉到三四十文的水平,致使农业百姓迅速的认识到靠种田是无法迈向美好生活,  再加上产业化,  带来的琳琅满目的新物资出现在百姓面前,  土地产出完全无法供给这种消费欲望……

    没办法,美好的生活就在面前,  但是你种田完全没可能达到,那必然会逼迫农业人口转向打工,产业会进一步扩张,  然后产出物资的价格也会进一步降低,  最后达到动态的平衡。

    理论上,  这也是一种方案,  只不过陈曦实在是做不到这种程度,作为一个先发国家,  而且作为一个本身就讲人情关怀的国家,真的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要知道在历史上第一次真正出现谷贱伤农事件的时候,作为封建王朝的大唐,  选择的也不是继续开放市场,任由粮价下跌,  而是选择了国家托盘,政府收钱,  强行拉高粮价30%。

    没错,在封建王朝这种理论上是不可能发生真正谷贱伤农事件的地方,  实际上是真正发生过得。

    唐开元二十五年,齐鲁地区粮价下跌到一斗三文钱,唐玄宗正式将粮价跌到一斗三文钱这个水平,种田的百姓,光吃饭,没钱买别的东西这一事实搬到了朝堂上进行讨论。

    实际上也不是真的光吃饭,没钱买别的东西,  准确地讲按照史书记载“海内富实,米斗之价钱十三。青、齐间斗才三钱。绢一匹,钱二百。道路列肆,具酒食以待行人。店有驿驴,  行千里不持尺兵”,种田的人其实也没惨到离谱的程度……

    虽说绢一匹的价格200钱确实是低到了历史底线,可米一斗三文,十三钱一斗最贵的价格说的是东都洛阳的价格,可对比一下粮食价格和其他物资的价格,种田人什么想法。

    至于道路列肆,具酒食以待行人,米一斗3文钱,而唐朝一斗米约折合现在12.5斤,光管饭的话,反正吃不完也是浪费,卖又不值钱,囤起来,不仅占地方,还会坏,就当交朋友算了。

    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情况,唐玄宗将粮价跌成这样,百姓吃饭问题解决了,得追求点别的这一想法搬到了朝堂上,而解决方案非常简单粗暴,就是陈曦当前使用的方式,官方直接收粮。

    也别问我收来的粮食能不能吃完这种问题,反正粮价跌成这样,不能让百姓只吃粮食,得上点别的东西,收,官方涨价收粮,先按照千万级别给爷收,收了再说。

    什么叫做豪横,这就是豪横了。

    陈曦的思维逻辑也是这样——我以后混的还不如正史大唐了?

    没脑残的玄宗都能做到的强行抬升粮食价格,让百姓手头有闲钱,我还做不到了?未避免以后出现这种情况,我直接从一开始就核查粮价大概什么水平,才能让农业百姓一家努力干活,在不出现疾病什么的情况下,留下差不多万钱的程度。

    “也就是说其实没有问题。”刘备看着陈曦询问道。

    “不,这意味着可以在青徐推进兖州的农副产品加工了,因为百姓手头有余粮和余钱,可以去为粮食创造附加价值了。”陈曦认真的说道,他等的就是这个。

    这年头,不不不,不仅是这年头,哪怕是后世,食品产业的规模都是极少数能达到十万亿以上的超大盘。

    主要是这个玩意儿进入门槛也相对较低,需求量大,普适性高,至于利润不利润什么的不重要,养人是最重要的。

    “没弄明白,甚至不知道当前这个价格到底是好还是坏,完全超出理解范围,既想让粮价降低到让住在城镇的百姓购买更便宜便利的水平,又想让粮价上涨,让农村百姓赚更多的钱。”刘备这个时候已经属于懵了的状态,因为这个实在是弄不懂。

    更重要的是这个玩意儿还没办法一刀切,你粮价高了,城区那些搞产业的人口吃饭就是问题,而你粮价低了,地方农业百姓的消费又成了新的问题,总之全都是问题。

    “哈?这玩意儿很难说清的。”陈曦沉默了一会儿。

    这世间最不好动的几个东西就有粮价,就算是涨跌一文钱,都会出现很多的问题,关联效果甚至会带来整体经济方面的动荡,所以对于粮价,陈曦是从动乱时代,一刀切之后,就当自己是瞎子。

    因为这东西是少数陈曦动起来需要经由大量测算和研究的东西,还不如放任自流,保持在一个还算健康的自我流动之中就可以了,至于说完全健康,说实话,陈曦连个历史参照都没有。

    完全健康的历史粮价是什么,其所使用的详细规定寄托于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和人文关怀上,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所以从一开始陈曦的粮价就是动乱时代最末期一刀切的结果。

    反正那个时候,时代已经很烂了,我陈子川拿手指头掐出来一个结果,就算距离这个时代最佳粮价计算公式得出来的结果相距甚远,也绝对好过之前那不知道怎么出现的奇怪粮价。

    这也是为什么粮食是半官方半市场的模式,因为陈曦也不知道自己定个什么样的价格是合乎这个时代的,高了肯定不行,低了那就实锤是剥削,虽说剥削是时代的必然,但好歹也要保留一些人文关怀。

    以至于陈曦使用的粮价政策接近于先汉桑弘羊的平准仓,这个政策的好处在于,只要国家的钱能跟上,能丰年吸入粮食,荒年放出粮食,就能维持粮价在比较健康的水平。

    当然陈曦和桑弘羊不同的地方在于——只要自身的信誉能跟得上,粮价总体就还算健康,但这指的是正常的状况。

    不正常的情况指的是现在,陈曦预设的官方粮价,已经算是死了,因为市场流通的粮食,百姓从其他渠道自购的粮食,从各地看来,基本已经都低于陈曦预设的粮价了。

    就算是桑弘羊面对这种我150文一石收粮,市场70文照买的情况,也没什么好办法,除非是官方无上限吃进粮食,可这其实不现实,陈曦收粮不是为了囤起来,是为了抗风险,和创造更多的利润。

    市场上的真实粮价已经低到这个程度,国家还这么收,那只能说这是农业补贴,太大规模的收粮,无法转化出利润,官方补贴就没办法维持下去,而这种关乎民生的玩意儿,属于必须要维持下去的。

    就跟后世的养老金一样,所有人都觉得养老金一定要崩,可这玩意儿政府下的指标是在市场运营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亏。

    这是完全不符合市场经济体制,没错,不仅完全不符合市场经济体制规律,更重要的是这玩意儿还真就没有亏。

    甚至在中国政府掌握了80%养老金这个万亿级别的盘子的情况下,这玩意儿还能在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转之中,连年增长。

    2020年一年间,自己产出15.84%的收益,甚至从进入市场以来,每年都保持着年均8.51%的增长率……

    你以为这是经济问题?错了,这从根子上讲,就不是什么经济问题,而是实打实的社会政治和社会稳定问题。

    同理粮价方面,陈曦从一开始考虑的就不是涨价和降价问题。

    你市场低价发卖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只要市场粮价没有高于150文的情况下,官方永远是150文收一半的土地产出,至于这个政策是不是完美符合当前最佳粮价,陈曦只能说,关你屁事!

    陈曦要的就是稳定,动粮价,除非陈曦能拿出更合理更正确的价格,否则,绝对不会动。

    “很难说清楚吗?”刘备点了点头,然后做洗耳恭听状,陈曦见此叹了口气,很少见刘备会对于陈曦主政的事情感兴趣,一般了解到上一句话,刘备就不管了,任由陈曦去处理。

    “好吧,好吧,算我的锅,我来解释,玄德公,你先说,你的想法。”陈曦叹了口气说道,他知道自己的粮价并不是当前最优解,但最优解太难了,陈曦只是给了一个合适的解。

    “为什么不全面放开府仓收纳?”刘备直接问了问题最核心的一点,也是诸葛亮认为陈曦会做的一点。

    陈曦想了想,寻思着是给刘备解释听不懂的产业架构,还是给刘备简单解释一下粮价影响问题,刘备可以听懂后者,于是陈曦决定选择后者,因为后者不怎么废脑子。

    “因为全面开府仓收纳,市场上就没有七十文的粮食了,农业百姓会将非自用的粮食全部以150文卖给官方,目前市场上流通的低价粮就全没了。”陈曦很是简单的解释道,刘备点头。

    “也就是说这种行为会伤到不种粮食的百姓,等等不种田的百姓应该只占到6%吧,这个数据还是你给我的。”刘备想了想表示理解,不过随后就想到了另一件事。

    “难道玄德公认为这6%脱产者就应该花费更多的钱吗?”陈曦笑了笑说道,别看人少,但这6%的人口也波及到好几百万人呢。

    “不,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不直接150文收粮,给那些需要卖粮的百姓以70文的价格出售呢?”刘备直接问了一个让人振聋发聩的问题,“子川应该不在乎这么点钱吧。”

    “咱们先停一下。”陈曦突然抬手看着刘备询问道。

    “怎么了?”刘备疑惑的看着陈曦询问道。

    “我对这事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陈曦神色平静的看着刘备。

    “什么问题居然会让你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刘备笑着询问道。

    “我在你们眼中到底是什么样子?”陈曦满腹狐疑的看着刘备。

    “咳咳咳。”刘备干笑了两下,结果看到陈曦盯着自己也不笑了,开口解释道,“大概属于内政问题,什么都能解决,就看你想不想。”

    “你知道只给这6%的人提供这些低价粮食每年需要亏损多少吗?”陈曦神色平静的询问道。

    刘备摇了摇头,陈曦开口道,“我大致算了算,大约需要30亿,当然这30亿其实不是问题,问题在于百姓会无限卖粮啊,官方出粮70文,收粮150文,这种价格倒挂会很要命的。”

    “实际上别说是30亿,就算是三百亿都没有问题,玄德公,我们汉室实际耕地面积在8亿亩,算上轮耕以及田亩质量等问题,毕竟不是啥地方都是产粮地,每年亩产按照3石计算,我每年在收粮上要花掉一千五百亿钱左右。”陈曦神色平静的看着远处。

    至于刘备这个时候则已经惊呆了,收粮花掉一千五百亿钱,而且还是每年,这怎么可能,然而刘备稍微用数学计算了一下,就知道陈曦这并不是开玩笑,而是真正的花费了这么多。

    “以前完全没有听你提过这笔钱,这?”刘备感觉自己都炸了,这么大的一笔钱,他甚至都没有听说过。

    “因为这笔钱只能用于收粮,就跟武安君天天在满香楼撒钱一样,这笔钱只有用在收粮上,才能用,用在其他方面,根本用不了。”陈曦神色沉静的开口说道。

    粮食初加工,粮食精加工,畜牧业,粮油加工,谷物淀粉,各种副食品等等,和粮食一样,这些消耗是大头,但这些环节需要人力资源,能安置工人,更重要的是能产生利润。

    陈曦每年差不多1500亿的投入,全靠这些玩意儿的产出,毕竟是1500亿的粮食,其中300亿作为各地储备仓,价值千亿的粮食拿去生产各种农副产品。

    在完成上下游连动之后,能产出大约价值1600亿的货物,其中1400亿用于来年的粮食购入,剩下的二百亿,用来发工资,发福利,发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将将足够.

    这也是为什么兖州农粮抠点位就能抠出来几十个亿,陈曦都没办法发现的原因,因为这个盘子太大了,而食品加工业的利润怎么说呢,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但架不住盘子超级无敌的大。

    这是极少数能承受十万亿以上资金的超级盘,而陈曦这个盘子只有1500亿,按照陈曦的估计,汉室目前的水平按说能承受4000亿到6000亿这样一个盘子,当然陈曦也不奢望那么高,有一半陈曦都对此感到非常满意了。

    所以食品加工业还有非常大的开发余地,这也是陈曦敢在第二个五年给各大世家吹500亿盘子的原因,能给地方乡镇搞起来,各大世家能分500亿货物,陈曦就能到手1000亿……

    这也是陈曦敢于按照这个价格收粮的原因,因为食品加工业能将收到的这些粮食消耗的七七八八,转换为其他刚需产品。

    “也就是说全部放开,起码需要3000亿?”刘备嘴角抽搐的说道,“而且还是每年?”

    “是的。”陈曦点了点头,然后趁着刘备头晕目眩的时候,继续开口说道,“是最低这个数,因为这种行为就本质而言已经属于官方粮食价格倒挂,进而会导致新的问题,更糟心的在于,新出现的问题会产生道德败坏。”

    7017k

    

    三国小说网.sanguoxs.net(三国全拼+xs+.net),您记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