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钓鱼佬的婆娘也不空军

    关将军或者在政治敏感上比不过张小四。

    在大局统筹上比不过冯某人。

    但她无疑有着极为惊人的战场敏锐性。

    可能是遗传的天赋,也有可能是在那场荆州巨变的生死一线中被逼出来的潜力。

    仅仅是从郭淮略有异常的撤退中,就可以从蛛丝马迹里推断出关中可能有变。

    不管这个判断对不对,但终究可以看作是一个警告。

    按关姬的判断,司马懿很可能在河东陷落,最迟也是在渡口失守的情况下,就开始全面收缩战线。

    放弃长安以西,把关中所有的魏军都收回长安至潼关,沿渭水一带布防。

    这样的话,他就有足够的兵力,以长安城和潼关两头为依托,西拒丞相,东抗凉州军。

    同时还可以顺便屏护南边的武关这条退路。

    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参谋部也曾在推演过这么一个局面。

    这不是异想天开,而是非常有可行性。

    因为长安城现在就是一个刺猬。

    司马懿这些年来,以长安城为中心,在周围十数里范围,设置了无数的深沟壁垒。

    说明他确实有死守长安的计划。

    石砲攻城确实厉害,但也得让城墙进入它的射程范围。

    十数里的深沟壁垒,就算是在有足够的石头情况下,石砲在对壁垒造成巨大破坏的情况下。

    想要推平它,攻入对方苦心经营的营寨,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

    更别说壕沟之类,石砲对它根本毫无办法,最终还是得让将士们拿命去填。

    最让人头疼的,还是肉眼无法看到的藏兵洞。

    藏兵洞不但可防箭羽,同样可以防石砲。

    进攻方一旦停止放箭,开始进攻,藏兵洞里毫发无伤的防守方士兵就会忽然冒出来抵抗。

    后世的凡尔登绞肉机,就是大量火炮用于进攻和运用深沟战壕纵深防御的较量。

    德国在这场战役中的失败,标志着军事进攻的能力从顶峰跌落,战争主动权开始转移到对手手里。

    火炮都没有办法做成的事情,石砲就想做到,未免太过异想天开。

    当然,魏军肯定是达不到后世近代军队的组织能力,有没有这样的土木工程能力也是个问题。

    但料敌从宽是战争的原则。

    更何况对手是司马懿。

    就算长安最后挡不住大汉,但只要拖住一年半载,让汉军付出巨大伤亡,那就足以让魏国多苟延残喘好些年。

    万一运气好,关将军所假想的以拖待变有了转机,那魏国可不就是国运隆昌?

    唯一与参谋部推演不同的是,关姬从郭淮的撤离中,怀疑司马懿有可能调动宛城荆州一线的魏军,通过武关进入关中。

    然后在洛水以南设伏重兵,准备迎击自己。

    这是一个宝藏婆娘。

    冯刺史用手指关节轻轻地敲着案几。

    这是他思考问题的表现。

    迎击什么的,冯刺史并不在意。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想着过河。

    反而是如果司马懿真如自家细君所料,调动了一部分宛城和荆州的魏军进入关中,那里头的说法可就多了。

    荆州一线的魏军被调走一部分,那南边的吴军在做什么?

    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

    或者说,为什么荆州的吴军会眼睁睁地看着北面的魏军调走一部分而无动于衷?

    或许关将军在这个判断上,有个人感情因素在里面,毕竟荆州之变,是她这辈子都解不开的心结。

    但以吴寇……咳,是吴国,毕竟以吴国所犯的前科,这个可能不是不存在的。

    而且说不定可能性不低。

    毕竟汉魏在关中打了大半年了,吴国的消息再怎么迟钝,也应当能打听到这一战的一些消息。

    更别说现在汉吴之间,高层互动很频繁。

    大汉丞相肯定是会把前方战况跟大汉天子汇报的。

    而小胖子天子也肯定会跟孙十万写信。

    当然,肯定不是为了炫耀,是为了互通消息。

    什么大军进展顺利,什么贼人望风而逃……

    虽然冯刺史现在没有办法看到战局全貌,但魏国在丢了河东重郡之后,那种进退失据,软弱无力的表现。

    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魏军在关中必然是左右为难,顾头不顾腚。

    冯刺史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大汉丞相没道理看不出来。

    只要司马懿反应稍有异常,诸葛亮应当就能猜出东面发生了什么事。

    更何况吴国站在第三者的立场,可以结合从汉魏两国打探到的消息,甚至比大汉更能了解全局战况。

    所以吴国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大汉此战,很有可能一举拿下关中并州河东之地。

    后面只要用心经营,就能一跃成为三国最强的一家。

    和我素不相识的人中了彩票,我可能会有点羡慕。

    心态好一点的,不但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但和我一起天天泡网吧的穷吊丝,和我去网吧的路上,随手买了一注彩票。

    然后第二天告诉我说他中了几百万,后面一个月的网费他全包了。

    你以为我会感激?

    不,嫉妒只会让我心态扭曲,面目全非!

    看着冯君侯的脸色忽晴忽阴,变幻不定,韩龙忍不住地问道:

    “君侯,关将军在河西,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不。”冯刺史摇了摇头,淡然一笑,“也算不上什么难事,只是关将军有些心急了而已。”

    既然怀疑司马懿有诈,那不跟他交手就是。

    他想迎击冯君侯,和冯刺史想要钓鱼有什么关系?

    不过前线的关将军既然这么着急要打探关中的消息,想必也有她的道理,且就顺了她的意就是。

    在这一点上,冯刺史还是很相信关将军的。

    听到冯刺史这么说,韩龙这才放下心头的那点担忧:

    “既然君侯让老夫走这一趟,老夫自然是没话说,但河东这边的事,就这么算了?”

    冯刺史夹起一块鱼肉,放到嘴里,嚼了嚼,咽下去以后,这才说道:

    “当然不是就这么算了,只是暂时不管他们,后面还是要找他们算帐的。”

    世家豪族能够控制地方,除了彼此间的关系网,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外。

    私下里更是豢养门客部曲无数。

    这些门客部曲,就是他们的私人武装力量。

    高平陵之变中,司马懿倚仗的三千门客,就是他私下里秘密培养的部曲。

    而这些所谓的门客部曲中,就有不少是依附豪门的游侠儿。

    凉州并州幽州这些地方的游侠儿为什么出名?

    除了处于边塞,常年发生战争,导致大伙对流血事件司空见惯,所以敢打敢拼以外。

    还有一个常常让人忽略的原因就是,这些地方相对于中原来说,实在太穷。

    当地的豪族没有足够的实力把他们全部纳于门下。

    换了中原试试?

    司马懿一人就能秘密搞了三千门客,还是死士的那种。

    可想而知世家豪族密布的中原,究竟藏了多少私人武装。

    韩龙现在做的,就是以武林盟的名义,一手忠义当头,一手金票开路,专门劝说、策反那些为世家豪族效力的河东游侠儿。

    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

    按韩龙的说法,不少误入歧途的游侠儿就痛哭流涕地表示,愿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为天下百姓出一份力气。

    怎么出呢?

    加入义军,把原东家的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公布天下等等,都是出力的表现嘛。

    当然,也有很多死硬份子,不知悔改。

    毕竟河东作为世家豪族的老巢,世家豪族在这里,肯定是有足够的经营。

    “那些甘愿为豪门鹰犬,残害百姓的游侠儿,违背侠义之道,乃是歪门邪道,武林盟身为江湖名门正派,自是要与之誓不相立。”

    冯刺史正色道,“所谓正邪不两立,清涤游侠败类,弘扬侠义之道这等大事,武林盟义不容辞。”

    “这个事情,不但要现在做,以后也要做,一直做到游侠败类消失的那一天。”

    所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作为社会有活力团体,官府眼中的不稳定因素,游侠儿这个群体,从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消失过。

    特别是以两汉时期的游侠儿,最为有名。

    就是行事低调的大将军卫青,也曾亲自出面,在汉武帝面前为当时的著名大侠郭解求情,可见影响之大。

    所以冯刺史也没想着能让这个群体消失,他所要做的,就是尽量引导他们走向正途。

    不指望能做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但求“世间但有不平事,自会有人鸣不平”。

    若是有朝一日,他们能以此为信念,也比“侠以武犯禁”要好得多。

    韩龙听到冯刺史这么一说,立刻神色激动地站起身,抱拳道:

    “天下游侠有幸遇冯郎君,方知侠义为何意,不识冯郎君,何人敢称侠?”

    “君侯且放心,武林盟定会与那些有污侠义之道的败类誓不两立,必不负君侯所托!”

    “咳咳咳……”

    冯刺史突然咳嗽起来,也不知是不是被鱼刺卡到了喉咙。

    “韩老言重了,坐,请坐,有韩老这番话,我对武林盟就放心了。”

    看着韩龙心满意足地坐下,似乎人生已经圆满的模样,让冯刺史心里稍稍有些愧疚。

    这世间本没有江湖,后来,我创造了一个江湖……

    日后,这个江湖注定不会平静啊!

    冯刺史心里有些叹息。

    他再看向韩龙:

    “韩老此次去关将军那里,可能需要继续潜入贼人后方,联系关中义士,到时还请多加小心。”

    韩龙哈哈一笑:

    “君侯放心就是,某做这个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关中我熟,可比河东熟多了。”

    “总是要多带一些武林盟的好手,人多好办事。”

    有了武林盟,总得利用上才是。

    游侠儿多有重义之辈,轻生死而重义气,愿意为知己而死,连死士的培养过程都省了。

    相信韩龙对他们的了解,应当可以挑出合适人选。

    “且按君侯所言就是。”

    韩龙这边才刚刚出发,屯兵夏阳城的关将军,在明知司马懿可能有埋伏的情况下,仍然决定伺机出击。

    身为钓鱼佬的婆娘,看着那么大的鱼饵从眼前走过,空军不是她的原则。

    想要知道对手的意图,光靠探子就太过被动了。

    凉州军长途远征,更重要的是,自己的阿郎还在对岸,关将军必须要为他们的安全负责。

    打草惊蛇也许是一个好办法。

    “杨将军。”

    “末将在。”

    杨千万连忙大声应道,站了出来。

    “我分你三千精骑,一人双骑,追上郭淮,吊着他,伺机出击,绝不能让他安然退回南边。”

    “诺!”

    “记住,千万不要贪功,看准了机会再上,没有机会,就远远地跟着,拖住他就行!”

    关将军盯着他,语气极重地交代道,“前方随时可能出现贼人的大军,若有不对,立刻掉头就走。”

    杨千万点头,抱拳道:

    “末将明白,将军这是要末将领骑军骚扰贼人,令其不得安宁。”

    关将军满意点头。

    以凉州军的精锐,她不需要将领有多出色,但必须要严格遵循军令。

    就如某只二哈,就算是再跳,也不敢违背半点军令……

    关将军的目光落到赵广身上。

    赵广立刻抖擞了精神,胸膛一挺。

    果然,只见关将军继续吩咐道:

    “赵将军。”

    “末将在!”

    赵广大喜过望,连忙高声应道。

    “你领着铁甲营,跟在杨将军后面十里,绝不能越到前面去,除非杨将军有险,否则绝不能擅自出击。”

    关将军目光冷峻地盯着他:“记住我的话,但凡有一字不从,军法从事!”

    别的地方不靠谱,但在领军这方面,赵广还没有让人失望过。

    他连忙说道:

    “末将明白!”

    他是亲自与关将军沙盘推演的人,自然知道南边可能存在的陷阱,所以不敢有丝毫大意。

    “你们二人立刻下去准备,准备好了就出发。”

    “诺!”

    已经休整恢复了体力的凉州军,六千骑军拔营而起,斜插西南,隆隆而去。

    当知道关将军把主力尽派出去,仅留下不足四千人扼守夏阳城时,河东的冯刺史当场就是吓得一个哆嗦。

    “明知道司马懿可能有诈,你还这么干,咋这么虎啊!”

    他喃喃地说道。

    关将军的做法,冯刺史都被吓了一大跳,郭淮就更是想不到。

    郭淮知道自己可能会被贼人查探到踪迹,但他绝没有想过,自己才下桥山,就已经落入了关将军的掌握之中。

    因为对冯贼怀有某种心理阴影,郭淮在撤离桥山时有些匆忙。

    所以从桥山上下来时,郭淮不得不在粟邑休整一天,整备营伍。

    毕竟接下来的路程,侧后方随时可能有贼军出现。

    以郭淮对冯贼的了解,他相信,冯贼总是会在某些时刻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只是他没有想到,贼人会来得这么快,他才渡过白水,贼人就已经顺着洛水的下一条支流合水追了过来。

    当他领军才渡过合水,就有探子急报:

    “将军,东面十里处,发现大量蜀虏斥候!”

    郭淮心里登时“咯噔”一下。

    有大量斥候出现的地方,就意味着有大军。

    我就知道,冯贼总是会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蜀虏怎么会在那里?他们怎么来得这么快?”